重貼:為何到孫局長府第外請願


(原刊於明報論壇版,2007年6月12日)

如果有人告訴你,有一批市民在連續3天內分別遭警方凌晨登門帶返警署、在街上被便衣警員跟蹤及拘捕、在聲援人群中被強行揪出拘捕……你猜他們到底會是什麼來歷?是殺人越貨的汪洋大盜集團?密謀顛覆政府的恐怖分子?都不是,原來他們只是一批到問責局長府第外請願、反對政府修改房屋條例的「捍衛基層住屋權 益聯盟」代表及公屋居民。其中一個警方用作拘捕的理由,更是引用相當具爭議性的《公安條例》內的「非法集結」罪名。根據這條法例,只要集結3人或以上並有任何人「合理地害怕」他們「破壞社會安寧」,政府便可起訴。政府因何要以種種強硬手法處理請願事件?一切得由房屋條例修例說起。

在現行房屋條例裏,有一項關於「租金與入息比例中位數」的條文,規定租金不能超過住戶入息比例中位數的10%,其立法原意為就租金加入「封頂」上限,為市民 的住屋負擔提供法例保障。惟政府提出的房屋條例修訂裏,清楚表示將廢除此「封頂」保障,改以「入息指數」釐定住戶的租金的增幅,並列明每次調整租金不會增 加超過租金的10%。

一切由房屋條例修例說起

但團體早已提出有力的反對論點。首先,「入息指數」只計算「名義工資」,排除了通脹因素,不能真正反映住戶負擔能力;其次,修訂案沒有提供「封頂」保障。原有的「中位數10%上限」是為租金上限定下明確標準,但修訂案裏的「租金10%上限」,只是規定每兩年一次加租的上限,換言之,長遠來說租金可無限上漲;根據團體的數據蒐集和計算,10年後累積加租幅度可高至現時租金的42%。最後,原有的「封頂」是法例保障,有爭議時也尚可循司法程序審核,但修訂後的租金增幅計算方法卻可由房委會自行決定,因此是次修例可視為房委會收權的過程。

公屋團體及居民對此當然大表反對,故曾從不同的建制渠道聯絡孫明揚局長,希望表達對於廢除「比例中位數」法例的憂慮,但都不獲接見。

政府所謂的「憲制渠道」,大致可分為所謂「諮詢式民主」以及立法會「代議式民主」兩種。針對前者,住屋聯盟曾多次聯絡孫明揚局長的新聞秘書要求接見,又曾多次出席立法會的公眾聽證會,可惜孫明揚及有關當局在承諾會見聯盟後,仍然拒絕與居民會面,另一方面執意推行「廢法」。因此所謂「諮詢式民主」不但不能反映民意,亦有收編「民意」以圖營造認受基礎表象之嫌。另一所謂「代議式民主」,意指立法會議員遵從民意,在議會議決政府修例。聯盟早前一直多次約見議員討論意向,而大部分議員都承諾會反對政府廢法,更曾出席聯盟早前發動的「反廢法加租」行動,表示會保障公屋居民利益。可惜,自政府提出若修訂案通過後將會在8 月進行一次性減租11.6%起,各政黨都以「政府讓步」為由,倒戈表態支持政府方案。6月13日的修例日期逼近,公屋團體唯有直接到孫局長府第外請願,不料孫局長連接見居民代表及接收請願書亦拒絕,並派出大批警員與請願人士對峙,主動將事件升級,更引致警方一連3天的檢控行動。據聯盟的聲明所指,警方之所以大舉拘捕請願人士,並動用《公安條例》,明顯出於政治考慮,一是阻止團體組織居民反對政府修例廢法,二是在回 歸10 周年前夕打壓民間異見聲音,起粉飾太平之效。

從聯盟的聲明裏看到,他們的立場已清楚表明縱使面對政府打壓,亦不會退讓,繼續堅持反 對廢法。的確,修例關乎數百萬公屋居民的生計,如領匯私有化事件已清楚說明為着眼前利益而對政策的後果缺乏考量,最終無異於出賣基層民眾的權益。而另一方面,面對政治打壓,民間團體更要維護基層民眾爭取合理權益的空間。今天可以動用大量警力及《公安條例》打壓公屋居民訴求,明天也可以用同樣手法打擊民間其他弱勢聲音。

作者為大專學生基層關注組成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