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幻


一切不可言說,但其實即使可以又如何。我們都不能逃離生活的羅網,意義的桎梏。所以最後只能夠沿用一種割離與二元的方法,說:這不過是虛幻。我們要繼續活著,因此只能說服自己保持清醒。清醒必然是美好的,因為我們有責任不去迷失自己。我們都如此相信。

我以為,我總是以為。我原來以為最放不下的,竟然是最使我平靜的;我原以為自己已經走離了那昨日的軌跡,我幾乎可以相信,我已不再在乎,幾乎可以只記得,我現在活得那麼好。直至今天。

陽光很猛,我遠遠已經看到你。只能這樣遠。我突然心神恍惚,感到呼吸困難。下意識地,和旁邊的人問起莫名奇妙的問題。我就突然記起了時日的長短:我病倒了,你在這裡,那是初秋微涼的日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