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將盡


怎樣也好,那必然是關乎失敗和恥辱的。到底也走到過來,即使沒有甚麼可歌可泣的情節,其中的艱辛和顫抖還是需要記下來,然後努力去承受那種真實的創痛與沉重,不卑不亢。S說過,那些不合理的自我要求,與及隨之以來的自我否定,都是何等虛妄。幾近執迷。放不下,就沒有真正的慈悲。我開始,很慢很慢地,接近清醒的觸感,冰冷如寂靜的寒夜。

這一年到底發生了甚麼呢。漫長的夏天。毒烈的太陽。無意義的日子。迷迷糊糊。那些理應是最教別人記得的,我全都忘了。我只是記得,我時時感到很累。我總是攤在床上,不斷在無止境地耽溺,不斷走堂,不願碰那些該讀的書。遲到,頹做,打呵欠,魂遊。經常想喝醉,狂歡玩樂,貼近不認識的人。開始濃妝艷抹,遮掩疲乏的臉色,並且拙劣地、刻意地誇張,要看著的人難受。我甚麼都不想說,那些欲言又止的話語,在我體內織成一個巨大的繭。於是失去了胃口。像在風沙中不知名的古建築,日夜消瘦,然而它一直,齊齊整整,沒有倒下。但無關尊嚴,無關堅定,更無關意志。它僅僅只是沒有倒下。跟生和死一樣,都是偶然。身體銘刻歷史,但也不過只是一個軀體,零落成泥碾作塵,就再無意義。沒有人記起我多麼虛榮,多麼偽善,多麼言行不一。但我會擁著我的恥辱,在風沙中淹沒,生生世世,無從超脫。
如果我有足夠迷糊,我幾乎可以忘記,其實這選擇有多麼搵自己笨柒,而那些我賦予這選擇一切看似動人的理由,不外是一廂情願。如果我有足夠迷糊,我便不會被那些惡夢刺傷,我便可以忘記,其實我真的沒想像般好勝,我沒有那種足以抵銷內在信念的政治意志。我不會怪別人,我只能怪自己質地不夠好。只求瞞得過別人,有時瞞得過自己,日子就這樣過下去。有時想起街坊,想起那些曾經非常熱切的計劃,想起落區時認識的工友,有一個,今年她該夠資格申請兒子來香港了,不知事成沒有,也不知她是否還在那個商場工作,那伴隨了她大半生的腳患有沒有機會醫,另外有一個,我能跟她談話便是在那商場的休息間,那是個晦暗、侷促不透氣的地牢,成了一個充滿象徵的畫面,構成記憶裡一個真實的參照;想起那些和同伴們嬉笑的時光;想起那時決心用一個暑假惡補香港的醫療政策和體制,看過的文件、做過的訪問稿,後來都因某些原因再用不著了;想起原本在聯席的參與,都再沒時間和心力了,哪怕我其實是多麼願意,跟大家在一起工作;想起那些本來想像過的可能性……到底是我質地不夠好。是嗎。是吧。我都不再談理想了。我不配。
S說過:你的問題是,你不相信自己可以,成就那個你心中的自己。在黑暗的大海裡飄浮,明明已經看到對岸了。可是不相信自己有力氣游得過去。未等海浪把我身體最後的溫熱吞噬,我已宣判了自己可恥的死亡。「愛在風燭明滅裡」,他曾經說。我總像能讀懂他所有的哀傷,能接納他所有的黑暗。如同接受自己。於是我逐漸明白了慈悲。然而路還是自己走下去的。悠悠天地之間,賴以憑藉的,只有自己。這次我要拼盡力氣游過對岸。雖然我不知道,彼岸是否就意味著希望。我要感激,所有走過我的人。對比世上千萬營營役役掙扎求存無所謂意義與否的生命,我實在太過幸福。如果快樂那麼垂手可得,我們怎麼會希罕--快樂是持續的抗爭,持續的超越。屆時,我不再需要依靠那些反反覆覆讀不通《地藏經》和不停用「我」字開首書寫來消磨過的寂寞的晚上。那時已再沒有我。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應當便是這樣理解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