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歷史的失語與宿命──對《霜花店》的另類解讀


(原文刊於《META》第九期,2009年8月)

早前南韓賣座大片《霜花店》在港上映,本地視之為商業片冷待,少數較用心的評論都集中在其同志元素上。但《霜花店》主題其實是近年南韓本土意識與爭奪歷史話語權文化氛圍下的延續,年前韓劇《朱蒙》在內地引起歷史爭議、促使內地停購韓劇便是有趣例子;單以其商業性而輕視語境與文本,只會錯失一個跨文化閱讀的機會,就正如《無間道》此警匪臥底類型片能在香港的特殊文化政治脈絡中引起廣泛討論同理。

電影看似是「由直拗返孿」的故事:元朝高壓統治的高麗末期,國王為建立威信及貼身保護,從小培訓侍衛隊「健龍衛」,國王特別寵信侍衛長洪麟,二人親密關係乃宮中公開秘密。國王與元朝王妃久久未能誕下皇兒,元朝施壓命國王若無血脈承繼,便將委任王妃皇親統治高麗。國王為此安排洪麟與皇妃同房「借種」,卻不料洪麟與王妃逐漸相愛,三人命運遂走向悲劇結局。就國王與洪麟的關係轉折來理解「孿直」一點,卻是捉錯用神:如細心梳理故事的兩個層面──政治與情慾之間的張力時,便不難覺察真正的父權與宰制,其實是喻象化的結構多於具體的性別指涉。以朝廷的壓抑氣氛起始,由國王渴望改變高麗命運卻受制於藩國附庸君主地位、同時因「性無能」而無法傳宗接代此語帶雙關的設定,到國王發現洪麟違背承諾與王妃私通而對之施以宮刑等閹割寓意,甚至王妃為報復而唆擺野心的侍衛隊副總管行刺王上一統元朝管治的情節,統統指向對高麗藩國施以高壓的「元朝」,身在其中者都處於一個封閉的循環裡互相吞噬。其中一個別有用心的細節,在於開首不久國王與眾人在宮外亭台賞春色一幕,亭上的漢字對聯,句子都竟出自「正氣歌」,將文天祥抗元報國之志搬向高麗時空,而此情節緊接的正是劍客行刺,政治意涵自不消說。

與其說「三角戀」結構是愛情悲劇,不如說故事說的是「愛」之不能,從而帶出民族歷史的失語狀態。「霜花店」本是一首在元朝高壓統治背景下流傳的高麗民謠,民間「淫詞」在電影裡成了滿懷心事的國王宴客演唱之樂曲,是勾勒出電影主題與作者史觀的妙筆。洪麟為王妃屢次背叛國王是個人無法不忠於人性之反抗本能的解讀,片末國王等待洪麟回宮報復,最後同歸於盡,洪麟氣絕前仍凝望國王。導演在煽情同時,不忘為這場血鬥安排一個冷靜的觀眾:侍衛隊副總管。他給「背叛及行刺者」洪麟致死一刀,得以立功,因而以暴易暴地維護了整個父權系統和歷史敘述。導演最後留下一個幻夢畫面,呼應著片中國王和洪麟打獵的夢境及一同舉箭的平等渴望。《霜花店》並非嚴謹史劇,故事其實是文人出身的導演隱晦的政治書寫:國家、君王、愛慾、歷史,無不殘缺──放回自高麗藩國到近代的戰亂分裂歷史脈絡,也許就不難感通。不諱言,《霜花店》令身處本土後殖悶局的筆者有著微妙的感動。

廣告

民族歷史的失語與宿命──對《霜花店》的另類解讀”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孤寂 | 走了那麼遠,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