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借彎曲之處伸到記憶裡


最近常常流淚。卻不是為了甚麼哀慟。而是為了很多,纖細而軟弱的存在,在明與滅之間擺蕩。因著這種感應,片刻之間我像能接近一些我此後也可能無法接近的人。我渴望執起他們的雙手,和他們一起承受,所有哀傷與困苦,卻非關愛情,非關佔有。淚就這樣滑過臉龐,先是暖的,後來變涼,教人清醒。

整個月都那麼陰沉無光,我在寒冬裡過著失序的生活與作息,時時驚醒,醒著的時候,都茫然若失。只有腳步是實在的。連那從足趾間沁入身體的寒氣都那麼令人實在。逐漸,對時日的數算變得遲鈍。聖誕、除夕,全都這樣經過了我。日子不過是白天與黑夜的無窮交錯。我們在世間浮游,對於生命本身,不知,不覺。有人活著,有人死去。有人以盛大的姿態降臨、離開,有人不動聲色。卻都在我記憶的皺摺裡,畫下不同的紋理。

殘夢彷似無聲無色的流火,偶爾會在意識裡竄過。像顫抖的淚光,教人迷惑,而無法觸摸。然而終究都是在虛空中的一剎幻影。我活了二十三年,有生之年不止一次言及「永遠」和「此生此世」,然而後來,都發覺原來都是不外如是的空言。我曾把它喚作成長,然而那不是。我從沒有好好把握那些幻滅的時刻,堅強地站立其中。再驚心動魄的愛,再熱情美好的理想,甚或其他俗不可耐的東西,都不會一生一世。只有寂寞與虛妄,至為長久。我活了二十三年,一無所得,也一事無成。明乎此,就發現,實在再沒有甚麼好執迷。包括自己。假如有甚麼要應許,我只願我變得更溫柔強壯。只有這樣,才可以穿透青春的耗廢。才可以,窺見人間真正的苦難。

讓我赤足走過苦海與曠野,然後燃燒。然後散落風中,化作泥塵。

廣告

就借彎曲之處伸到記憶裡”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浪漫痼疾 | 走了那麼遠,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