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只活一次」


又通頂。其實越發下來,我便越明白,我其實並不好於夜裡不眠的惡習。有時是迫不得已,但更多時候,我只是不想作噩夢。不願再心驚膽跳地醒過來,然後犯頭痛,卻竟然想不起,究竟夢到了甚麼
(足以照見生命的荒謬。你曾經以為蕩氣迴腸麼,終究不外如是,到底是你忘了夢還是夢忘了你)。

寒梅傲雪香自苦寒,我未敢高攀。不過訴諸於對立的形象。還是薔薇泡沫消盡於洶湧,到底是種成全,那是真正的活過
(但也實不應大書特書的。既是活著又何須煞有介事。世上千千萬萬人來不及書寫生命已經意志銷磨肉身腐爛。我們還能寫,為了證明,我們的確比千千萬萬人更有活下去的理由。我們要擔苛人世的困厄,追尋超越的苦航)
(但又憑甚麼是你。你不過是,大地偶然的召喚)

時時有作嘔的感覺。心血有限,卻負載過重,未及消化便歿於現實倫理的情感和言語,只能用最激越的方式排洩,剎時虛脫身體知覺
(我還活著,全因我還會為這多餘的存在感到噁心)

曙光全部,熄滅,殺掉我影子
(黑夜不夠黑。我沒得到時代的恩寵。沒得到尋找光明的眼睛。於是仍然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一心渴望遠離的地。因而,無法心安理得。)

於是我沒有入眠。並且相信,此為清醒。
(甚麼都沒有發生。風很涼。如刀刃貼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