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禱


昨午在許讓成樓上課。上至一半,難耐課堂氣氛,開個小差上廁所。途中聽到課室裡有大提琴聲,還有老師邊彈邊唱的指導聲。本來沒甚麼特別,許讓成畢竟是音樂系本營,但,竟然是布魯赫的晚禱。頃刻入了神,偷偷在課室外站著聽了好一會。每一下弦動,每個樂句,揪動至內心的幽微處,但那樣靈淨,那樣低迴,令我無法動彈。那是種無法迴避的召喚。淚彷似淌在蘆葦上的露水,脆弱地擺蕩,只消一念之差,便得墜落,乃至無跡可尋。那卻是最溫柔強韌的存在;多麼易折的蘆葦,在未凋萎之前,始終繼續生長;卑微,而且幾近不證自明的真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