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


在曠野中闖蕩、打轉、流離。後來,焦頭爛額,乃至混身血污,有我的,還有他人的,無法辨認的,沾滿一身。然後,回來。淚流乾了,疲乏裡血性如同高燒逐漸退散,於是,想到安寧,想到,遠離血肉模糊的廝殺。而其實,當我能說,然後,當我能說,回去,我便無法不承認,甚麼是命運而甚麼是選擇,到底十分了然清楚。有時,人們叫這做,幸和不幸,所以應當如何愛惜。有時,我們瞧不起這些廉價的說詞,於是我們談階級。但那種殘酷與真實,到底難以表述,而誰又有權,為之命名。

那定當是血淋淋的。那個想像中的、充滿未知的外在世界,最初我們都以自己的身體,劃下疆界。最初我們都那麼虔誠,卻不知道,那是一條,無法依靠莽撞而走過的苦路。那些微的小聰明教我們繞過充滿荊棘的叢林,卻無法讓我們,得以從黑夜裡獲救。於是我們遊蕩,為彼岸的燈火而流淚,不為感動,只為絕望。為那樣深邃無盡的海。為那樣可望而不可即的,一切一切。那些業果,附我雙腳,隨我肉身,匍匐前行,教我無力潛游。

而我們窮盡氣力,最後都必定只能明白,我們從未走在那條真正的苦路上,從未,走進真正的生命。這時我們終於活著,看著流過的血化成薔薇,鋪滿一路,深沉而溫柔的紅色,銘刻著,意志的消亡與重生。那片海依然深邃無盡,見證我們,反反覆覆的,浪蕩與錯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