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


從一開始便是偷回來的時光。我和你。在穹蒼中的一個角落。是上帝一念之間的寬容與慈愛。因此沒有所謂一起,沒有所謂分開。只有漫長的、不算計日子的等待。

你的二十八歲生日,我一早陪你去中環碼頭,看著你入閘,趕去上班。臨別前塞上生日卡,寫滿心意和抄來的詩句,讓你在船上讀。那詩不是最好的,我故意選一首平庸之作,因為我們,都不願陳義過高。我們此等身世。我們懂得對方的一切。我們無非,渴望成全。

我無法抵禦生存的欲望。因而無法再駐足於黑暗與創痛的沉溺。於是決心超越。於是開始不再親近你。卻時刻感到你的氣息。何其神聖的接近。

我是在苦路上遇上你。於是希望,最好不要重逢了。然後全心全意,相信我們都在各自靠近自己的救贖。心誠則靈。

你說。如果有天我要離開你,不要無聲無息地離去,體面地跟你說再見,互相祝福。那哀傷讓我們得以照見成長的一隅。其實甚麼都瞞不過你。我的確快要離開你了。你聽見嗎。

你說。當你還是腹中胎兒,你母曾險些失去你。於是她把心一橫和上帝協議。最後上帝讓你來到這個世界,平平安安。你是被獻的童子。於是你母喚你作撒母耳。
然後你父有兩項未竟志業。教書和救國。多麼五四遺風,多麼老掉牙,卻都是我們,始終不敢視而輕蔑的格言。於是你父喚你作承志。

你知道嗎,我名來自我父。他希望我尋得明淨之境,如同他年輕時曾一度企及的。於是我願意相信,舊日的一切,罪與痛,都是必得的代價,都是早經預設的差錯,都是為了砥礪與成就,生命該有的,堅強、溫柔與慈悲。如果我終其一生,都無法走到苦路的盡頭,那必然是我的修為與道行未克錘鍊之重量,與人無尤;然而即使如此,我至少知道,沒有白活一場。你會否悔悟。

你自出生便註定是信徒。而我從來沒有宗教信仰。如今我卻竟然感受到,普世大同的召喚。我們的肉身,都是天地偶然的成就,卻只有意志,能讓我們,得以對抗天地降諸我們的命運,最後得著自由。

我快要離開你了。我們滴下的薔薇將必鋪滿一路。而那路上崎嶇與風景,只能獨自體味。我們要背負起自己的十字架,匍匐前行,並在其上,成就一切。願你知道你是我頭一回在愛裡得以醒覺,得以成全的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