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時會突然想念。常常溜去妳的面書和豆瓣看妳的動靜,讀妳的日記,無聲無息。也只能如此。知情的朋友說要等,時間會平息,他們不知道其實我從來不相信,我太知道,關係是怎樣破敗下來的。妳生日那天感到說不出的哀傷。不時想著,妳夠不夠錢吃飯,買喜歡的東西,看電影,這陣子過得如何,是否還記掛著那些目標,諸如此類。該怎麼讓妳知道我如何重視,還是只得我在乎,矯情的東西可免則免。是一年前的這些時候吧,那時才開始真正認識妳,感覺竟像那麼久。記得去年一晚在尖沙咀海傍,海風吹著的秋涼時節,我們在等著妳來,我試著和成與W說出那份感覺,那是我第一次試圖表達那種感覺,他們不置可否,我知道他們不會明白,那時心裡面暗自有種歡喜。然後我走去那一條唯一的路,接妳來到我們坐著的地方。我突然非常後悔那晚竟然早走了。也突然非常後悔平安夜累得在妳和W面前睡著。記憶開始消解,卻以一種無法觸摸的方式延長著。何必如是?何必如是。是我太矯情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