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語


已經踏入六月了,我還是停留在失語狀態,積鬱難解。吃不下,睡不好,腳步虛浮,腦袋一片渾沌。雖然我仍然每天要跟不同的人說話、應對,但我知道心裡的聲音像越來越微弱。

猶幸我並沒有迷失自己。今天跟一年前再不一樣,而我也比那時更加自信和堅忍,不再被不屬於自己的外在期望牽著走,我所相信的方向,也似乎,好像可以慢慢慢慢地成真。當然太陽依然毒烈依舊,我也走在一個決定自己前途的關口之上。

這兩個多月來一直流了很多淚,落在無聲的夜晚。悠悠天地之間,我在默默的哀悼,然而,到底是甚麼消逝了,我答不上來。有時我想,是我太書生氣了,世界沒有很多不對,也許是我對很多人和事,有太多的期望和要求。有時我又想,我但願自己是個非常精明的人,精明得不用在意那些傷害,精明得只為自己計算,心無旁騖。

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時時相信「愛」的可能應當同時存在於更加大的層面,比如出於較分類方便的「社群」。這兩個多月裡我卻曾經反覆思索,甚麼是愛情?我只能堅持那個我長久相信的定義:「成全對方去成為他希望成就的人」。然而現實裡,愛情彷彿像一支在乾裂的土地上傳來的遠方的一支歌,伴著風沙,聽上去像號哭的音調,那般蒼涼。在成長路上,我不斷碰釘,手中沾滿他人與自己的血,然而我還是一次又一次,從虛無裡被扯回現實,在無邊黑夜裡折返回疲弱卻真實的黎明,有時我天真地想,可能那便是「白晝將近」的意境了。

但那到底卻無關得救,也許我只是不甘心。除此之外便是歉疚。因為我無法,無法辜負那些,高貴美好的生命,包括書上讀過的、社運路上的先行者們。它們時時提醒著我,那些一輩子的許諾。猶如愛情的許諾。但那畢竟是不一樣的,愛情只能是別的東西,這個世界在半個世紀以來的急速崩壞讓我們如此相信。歷史的呼聲全都壓在時光微塵之下。但實在我們都沒有資格說,選擇去過平淡安穩遠離爭執的生活,也沒有資格輕言放棄,因為我們應當相信,安定與尊嚴從來都得著自一場又一場的反抗。如果我們沒有直面那種可能一無所有之境地的勇氣,真正的自由將是無從談起。

面對我今天擁有的、無心造就的一切,我無法說,我走錯過甚麼歪路。我花了很多很多的努力,流了很多的淚,經歷很多的掙扎,才走到來這裡。我心中知道。我實在無法放棄,妥協,「背棄自己的生命」。那是一條,萬劫不復的路。

我只能選擇,努力去成就自己。做一個有用的人。更堅強、溫柔。在集體的時代困境裡明瞭自身。同時默默祝願,那些我愛著、想念著的人們,都能過得好。我們都別無選擇,我們都只能,努力地活著而不枉時日砥礪。

做一個有用的人。我只能這樣告訴自己。「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


「每個人都有自己微小的命運
如同黃昏的臉
如同草菊的光在暗影中晃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