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活


7.29

今年書展,向來冷門的文學書籍意外成為第二暢銷類別,書展也特設專題展館介紹本地文學和年青作家,韓寒魅力也非同小可。算可喜麼?只能說,但願這「閱讀風氣」不再僅限於一年一度曇花一現式的話題性導向集體消費,畢竟小眾文學生存艱難,以至文化政策視野不足等都已是千年討論。我們到底為何而讀、為何而寫,卻一直淹沒在「香港到底是否文化沙漠」這(偽)問題設定裡不復彰明。

我自己下的註腳是:我們走在一個經驗與可能性匱乏的年頭。「讀」,讓我們得以穿透個人與公共的曖昧分野,開啟對世界的想像與思考;「寫」,則讓我們得以梳理自身對現實的慾望與焦慮,投射對外在世界的關懷,發出微弱而清醒的聲音。「讀」和「寫」的辯證如同人類命運與歷史之間的張力。

顧城有首詩叫〈我們寫東西〉,用「在松果裡找路」的蟲子來比喻書寫這看似散漫重複的消耗過程,而最後一段「不能把車準時趕到/松樹裡去/種子掉在地上/遍地都是松果」彷彿是書寫與生活的呼應:只有當我們理解並緊抓著那些生命裡的偶然性,對抗虛無,過去的一切耗費與跌宕都將造就自由與超越。掉落的種子必會卑微地生長,成為大地的一部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