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不在「司法腐敗」


8.5

包致金姪女兩次襲警前科,本應收監,惟良好背景及精神健康的求情理由得到裁判官接納,市民對此無不感到憤慨。但如果將矛頭指向法官,討伐「司法腐敗」,又或者要求重判,都點不中問題核心。當事人遭輕判,源於律政司的刑事檢控科只引用刑罰較輕的「不小心駕駛」(而非「危險駕駛」) 和《警隊條例》中的「襲警」罪起訴,期後更撤銷了當事人對另一位女警的襲警罪,裁判官基於以上案情及考慮心理及精神報告,只能輕判。

當事人三次襲警都只引用較輕的罪名起訴,反之,近年警方與律政司都以較重的《侵害人身罪條例》來起訴示威人士,「選擇性檢控」確是事實。

刑事檢控科以「司法界」為名,長期與警方合作為實,不少檢控專員也是警隊出身「過檔」工作,事件不更像老朋友公然「扯貓尾」?論客觀效果,被摑警員現身說法獲同情,對於「警權」問題是鞏固多於批判;律政司提出覆核(而非上訴),賺即時公關分,然而「覆核」不過是重審刑期,避過了「選擇性檢控」的公眾質疑。包致金姪女會否獲重判,並不 (應)是我們的關注重點,而是眾多無權無勢的小市民,會否繼續在這種刑罰不公的情況下被打壓消音。團結爭取政府修例,才是公民社會應該回應的方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