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語之四


這城裡千萬個癡男怨女的故事,有意無意的,聽著越來越多。大部份時候我都把它們當故事聽,像消費那些庸俗造作的廉價小說情節,重複而又意料之內的,情感與意志的耗費。當然我亦(曾)和許許多多無名的他們一樣歇斯底里和自憐自傷,或最傳神地簡以言之:黐線。我不清楚那是否該當叫作某種會適時發作的悲觀鬱躁因子,還是我拒絕認識自己的內在防禦機制不時作祟,但我知道我每一次,成與敗、得與失,皆在因為我總是,黐線,卻不夠黐線。那一念之間的遊離與牽扯,銘刻關於我所有的真實。未竟盲目,因此尚見微光。微弱,卻仍足以哄騙。黐線,卻不夠黐線,那便是,我的命。

待故事都說完,我還是會在那片刻的無聲中,忽然感到哀傷。因為懂得,或者應該說,以為自己懂得,那些一個個悸動或軟弱絕望的時刻,亦因為他們咫尺之近的故事,無關真假,在人言裡最終都輾轉成為落定塵埃。彷彿突然自虛幻中照見,過去一切曾為之困苦與歡喜,不過如此。沉淪是因著我們總是陳義過高,將偶然性的交集誤認作歲月給予我們的成全,而我們無力消受。然後在無所希望中,得著意義不明的清醒。花開花落之間,其實從來沒有自己。所有希冀不過都是妄願,不曾寄生於任何真實,在灸熱的季節裡成灰四散終至蕩離。只有這個,喚作我的身體。一切不過是它的歷史,它與世界的碰撞與廝磨,及因此而留下的,皺摺、傷痕和血污。於是我們突然明白,所謂生命無限的可能性畢竟與虛空同義。何其纖細溫柔而不可即,一如淬火電光,而能量生生不滅。那是我也可以是他人也可以是你我的過去當下和未來。所以慈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