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與大愛


8.26

那夜我和很多港人一樣,在電視前為人質安危揪心,為特警的失策無能感到質疑。事件過後,有人一夜失去至親,令人哀傷。追究責任、協助死者家屬,都是首要之急,無人反對。但令人心寒痛恨的,是輾轉從生活圈子、網上和報道耳聞目睹的排外情緒反應,當中以菲傭首當其衝承受冷言指責,甚至被僱主遷怒解僱。我也暗自奢望這種反應只是「少數」(雖然現實看來並非如此),然而即若「少數」,也屬不對,將心比己,自會明白。

我相信,很多在港工作、生活的菲人與我們同樣難過。他們長年離鄉別井,怎不能體會生離死別的痛苦?對於家鄉長年出現的貪腐、政治暗殺,他們怎不會有所體會?最教我痛心的莫過於一如上星期提到的香港優越感──當然不是說很多為事件悲憤的港人都偽善自私(年年救災的真心毋庸置疑),而是這種將悲憤放大至國族層面、流露出對「落後地區」社會體制的屑視和同質化的情緒反應。猶記一場911,便曾令長年孕育自由平等思想的美國社會出現種種歧視、迫害阿拉伯僑民的文明悲劇,連提醒國人冷靜反思美國政經霸權和戰爭罪行的知識分子如Chomsky、Sontag都被「愛國分子」圍攻。

這當然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件,而不幸是無法比較的;只有在悲憤中存清醒,抱平等、關懷與大愛的心,能讓我們逾越更多人世苦難。我想,這才是「悲劇」給我們的意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