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拍得出 《薄荷糖》嗎?


9.3

素來愛看韓片,很多人會不解問:「乜韓片唔係只得絕症愛情催淚橋段?」(頂多會記得一個朴贊郁,因為《原罪犯》和「金子」李英愛。)錯矣,是香港普遍觀眾無緣欣賞而已。不少在南韓叫好叫座、甚至國際影展獲獎的電影其實都沒機會在香港公映,除了少數較幸運的會在電影中心專場放映兩次或無聲無色推出影碟了事,影迷大多要借助「老翻」。

相比起曾經產出無數世界經典大導的日本,南韓後來居上的日子,已經是一個不再在乎美學要求和藝術價值、商品邏輯淹沒一切的時代。(好像今天人人要拍3D,我不以為然,3D又如何?不過是技術而已。公式平庸的形式與內容,任你主角識飛都救不到。幾十年前的荷李活其實大眾又創新。)怕「經典」太悶蛋嚇人的,倒不如看看南韓怎樣同時產出雅俗共賞又兼具本土性的商業製作和獨當一面的電影作者,又怎樣搞起釜山影展、資助電影人和曾限制海外影片輸入配額,你便會明白曾是「東方荷李活」的香港談創業產業為何永遠得個吉。

較多人認識的朴贊郁、金基德和奉俊昊,都是國際知名、各具風格。還有年前帶挈全度妍登康城影后作品《密陽》的導演李滄東,新作《詩》再下一城在康城奪劇本獎,本月將在電影中心放映一場。令我留意李滄東的是他在2002年的《愛的綠洲》對社會邊緣弱者的細膩筆觸和人文關懷;而真正令我震撼的,是他更早前的平民史詩作品《薄荷糖》,以個人命運側寫時代創傷與變化,觸及光州事件、現代化與東亞經濟危機下的種種失落,敘事結構更獨當一面地呈現悲劇感;除了可作為認識當代韓國的文本教材,也令人慨歎,香港拍不出《薄荷糖》般偉大史詩,大概不是缺乏人才與歷史感,而是缺乏這種氣度和它能夠健康成長的文化空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