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女性與世界》專欄作家對談會 從女性角度看社會熱話


(網上另一篇講座的報導:http://www.upwill.org/article/4898flat.html
am730
特寫 2010-09-08


am730《女性與世界》專欄作家對談會 從女性角度看社會熱話

現在香港的女性究竟面對怎樣的社會?擔憂港男紛紛北上娶妻…香港十個女人有兩個會嫁唔出……中產危機……貧富懸殊……男女不平等…《am730》近期主辦了《女性與世界》專欄作家對談會,請來3位am730專欄作家胡孟青、黃婉曼及周澄,加上主持人黃凱詩,分享香港女性對各種社會現象的感受及見解。
香港陰盛陽衰 港女自危?
早前政府統計處有報告指,2009年香港每10名女士只有8名男子可供配對,預計到2039年,可供配對的男子只得7位。主持黃凱詩指出,早前另一位am730專欄作家彭晴亦撰寫《新港女》一文,指不少家長對此問題甚表關注,甚至開始教導女兒要主動認識和多遷就男性,確保日後能順利覓得意中人。
資深股評人胡孟青笑言,香港女多男少,加上還有不少男人被女人激死,香港男人一般較短命,女多男少是問題,但擔心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她以金融市場作比喻,就好像現時香港股市存在不明朗因素,但投資者始終需要食,要懂得如何在夾縫中生存,從市場中找到投資機會。情況亦好像做股評人一樣,以前有講股機會擺在面前,也不一定有人講,今日股評人多,各人需要主動爭取機會,更要做足準備及熟知股市行情。她認為,找男友就如投資市場或做股評人一樣,女士們毋須過份擔心,關鍵是要強化自己,做好準備,總有機會找到合適對象。
旅遊雜誌總編輯黃婉曼指,很多女士會擔心「冇人要」,她認為女士不必擔心,因為內地同樣面對「男女失衡」,不過卻是陽盛陰衰,香港女士大可北上尋覓真命天子。另外,她認為女士在選擇心儀對象時,不要局限眼界於男士數量的多寡,最重要是考慮質素,如何找到好質素的男朋友才最重要。
0靚模值得非議嗎?

近兩年,香港書展都鬧出?模的新聞,?模為求在社會上出位,各出奇謀,她們的行為值得非議嗎?她們的行為又反映了甚麼的價值觀呢?
黃婉曼稱,因工作關係曾接觸過?模,她們在工作以外亦是純真和活潑的好女孩。記得曾看過一篇報道指,其中一位?模出席活動時需穿著十分貼身的服裝,令她感到呼吸困難,從中可見她們所賺的亦是辛苦錢。其實,社會上一些年輕女士在辦公室亦會好像?模一樣,以性感衣著、嗲聲嗲氣來吸引男同事或上司歡心,從而令工作更順利。
胡孟青表示,股評人與?模所賺的都是辛苦錢,特別近年不少投資者示威抗議,股評人更備受壓力,仍幸好股評人不需以性感衣著招徠。?模可於數年內賺一般人十多年才能賺到的金錢,正是快餐文化的表現。由於做?模是「上位」捷徑,可於短時間內接觸到上流社會或認識到有錢人,她笑稱自己都是四十多歲才有機會認識到施永青,她覺得?模只是希望盡情發揮自己的優勢。
至於?模的出位行為,胡孟青指?模需要製造話題,才能於娛樂版曝光,她們會想方設法成為話題,屬於一種市場推廣技巧。周秀娜人氣高企,但她卻不會刻意賣弄,給人良好印象,她認為「娜姐」的包裝確是做得相當好,正如她以前說過「60年代有狄娜,80年代有麥當娜,千禧年有周秀娜」。
曾參加立法會補選的80後周澄覺得80後當?模的問題不大,無疑這是一條捷徑或快錢的方法,假設剛完成會考的中五女生投入社會工作,她會選擇做?模或一份月薪$5,000的工作?相信她們亦知道只能做數年?模,除非可以成功在娛樂圈或演藝界找到自己的位置,才可以繼續在圈內生存,否則在這三數年所賺的金錢其實亦很有限。另外,她認為?模是市場供求催生的產業,很多人一邊責罵,但一邊開心地看寫真。
現場觀眾亦有不少發表意見,其中一位男士表示,很多人會譴責?模寫真集,但其實現時很多報紙及八卦雜誌刊登的照片,與這些寫真集相差無幾,?模只是順應市場需求而出現。而且新一代的觀念開放亦由來已久,應以全面角度探討社會觀念的趨勢。另一位女觀眾則很佩服周秀娜,指她雖然學歷不高,但憑努力及極高的EQ和IQ,於短時間內創造了神話,背後的精神值得學習。
到場的神秘嘉賓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亦即席發表意見,指出從父母的角度,只有很少人會支持女兒做?模,父母只會希望女兒於其他方向發展,令子女的生活更有意義或有更大發展空間。他指?模這條路並不易走,因為市場有很多供應,很難殺出重圍。坊間有很多雜誌往往較?模寫真集更加意識不良,故不宜過份譴責?模寫真集。但無論如何,他個人亦不會贊成女兒做?模。
男女平等?
黃凱詩指出,說到男女平等,有些人會想起女性於職場仍遇到一些不平等待遇,職場上仍是以男性為主導。黃婉曼認為男性雖然在工作上可能佔優,但男性尤其是窮男人卻背負很大的壓力。她在早前的專欄文章中亦提及,有一位女同學剛與英俊男友分手,她一心想嫁個有錢人,最終因男方身家不豐厚而分手收場。她指女人窮還可以想著嫁個有錢人,男人窮又可以做甚麼呢?
黃婉曼亦指,身邊很多身家豐厚的男性經常更換女友,而那些女子對花弗男友亦毫不介懷。另一方面亦有經濟能力欠佳的男性朋友,因無法給予女朋友物質上的享受而感愧疚,最終亦是分手收場。其實到結婚擺酒及置業階段,若男方無力負擔而要女方付款,女方心理會感到不平衡,或會抱怨「仲衰過做女果陣,我點解要嫁呢?」。
胡孟青則表示,現代男女於社會的地位正不斷轉變,由舊日男主外女主內,到現時不少男性會全職照顧家庭及子女,女性外出工作賺錢,最重要是兩者都滿意目前的生活,並能找到生活的樂趣。當女人的經濟能力較高時,可以佔據家中的主導地位。她又補充,女性並非一定要嫁入豪門,亦可選擇貧窮但腳踏實地的男人,最重要是丈夫的心態及家庭觀念。若要追求有錢又專一的男士,相信只有在《流星花園》的F4中才能找到。
周澄認為,香港是華人社會,若男人不能給予配偶足夠的經濟保障,便會被指「冇用」。隨著市道變差,年輕一代很難規劃前路,加上週遭壓力,很易令男女雙方產生摩擦。另外,香港的男女平等仍有待在社會結構、政策、制度配合才可做到,如獨留子女在家法例,便不應規定只是母親的責任。
施永青認為香港社會文化現正處於交接期,在文化上仍是男權社會,但論實際能力,女性比男性更優異,無論學業成績及工作表現,亦不見得會較男性差,如中原便有不少新晉高層管理人員和成績優異營業員是女性,但若女性太注重男女平等,便會活得很辛苦,因為很多家庭的維繫都是建基於女性的犧牲上,他見過不少家庭因女性地位高於男性而破裂,女性收入高於男性的家庭,出事率一般較高。他續指,隨著女性的經濟獨立,就算於懷孕期間及生育後亦可聘請外傭照顧她和子女,以代替男性傳統照顧者的位置,他認識不少女性朋友不肯結婚,寧願要仔唔要公。
有女讀者更認為社會正確說法應是「女男平等」,因為隨著女人的學識及能力不斷提高,夫妻之間應該平起平坐,只是於家中的角色有分別,如女性著眼於子女日常事務,男性的眼光應放在較長遠的事情上。
香港人仇富嗎?
黃凱詩指,隨著樓價不斷上升,小市民置業困難,同時地產商亦紛紛提高寫字樓租金,中小企老闆亦只是幫地產商打工。這會否引致市民對富豪產生仇恨心態呢?
胡孟青相信,只有少數人置業時可以一筆過付清樓價,大部分人也要供樓,現時銀行提供20至40年按揭不等,真的是「死就一世,唔死就大半世」,而自己每個月出糧時也有被人分身家的感覺。雖然可以選擇不買樓,但她個人不能接受每月交租、被業主逼遷、加租及每兩年需搬屋等不安定感覺,所以選擇了買樓。現時利率雖低企,但樓價升勢不減,而買樓最重要能做到超人的金句「量力而為」,當衡量過供款少於收入的一半,而且自己有可能會加薪,能承受風險的話,才可決定置業。
黃婉曼表示自己比較傳統,認為一定要買一層屬於自己的樓,一方面可以給父母養老,另一方面讓下一代不用太辛苦。從小到大,她也相信自己可以擁有物業,大學畢業時,仍以為很快可以買到樓,然而做了四年記者,發覺每月扣除家用及開支後,根本沒有餘錢儲起,更遑論儲錢付首期。身邊朋友就算有餘錢儲起,亦要十多年才足夠支付首期。加上她知道人工並不會有很大調整,上次在電視台加人工亦只是500元,令她感覺人生十分「灰」。「雖然我只想買395呎的細單位,但樓價升幅實在太快,不足一年間,同類單位的叫價便上升達數十萬,就算努力工作亦難以追上。」她曾經向朋友表示,會以行動證明她們這一代不會甘於被欺壓,只要肯努力,亦可以賺夠錢買樓,亦會有前途。她今年終於儲夠了首期,朋友卻會問,到底有多少個黃婉曼,像她可以去拍廣告呢?所以她會覺得80後及90後頗悲哀,「連自己亦這樣慘,其他人又可以點呢?」
周澄表示,可能大家會覺得她年紀尚輕,仍沒有想過買樓及成家立室。但她認為80後可以反問,為何一定要有穩定工作、買樓才算理想生活呢?會否有第二種可能呢?她不會考慮買樓,因她已估計到自己將來的工作收入水平,如要儲錢買樓,便需犧牲其他可能性,如讀書或到其他地方見識等。
周澄認為仇富心態其實並不存在,大部分人不喜歡的只是不義之財,試問若是仇富,社會又怎會至今仍傳頌富豪的發跡史?其實大家仍相信這套價值,且覺得這些成功商人可起楷模作用。她相信大家所憎惡的,是部分富豪以不正當手法賺錢,或透過功能組別的身份參政食免費午餐。小市民或者是憎恨自己貧窮,很多人對領取福利的人有偏見,認為綜援養懶人,但數據指濫用綜援的人數不足0.5%。香港的富豪是否發財立品?她個人則有所保留,雖然他們已捐出很多錢做善事,但她較關注這些錢是否以正當手法或循公平原則賺取。無疑年輕一代會因經濟環境變差而出現怨氣,但社會並不存在仇富,她認為應想方法解決問題而非要製造標籤。
在這問題上,有讀者認為大家也想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當覺得所付出的辛勞與回報不符,甚至得不到認同,而富豪單是坐在辦公室便可賺取高薪時,便會產生不滿情緒。而大家相信只有勞力或智慧的付出才會備受認同,正如?模之所以不被認同,是大家認為她們所付出的遠低於回報。
貧富懸殊是 香港深層次問題嗎?
周澄認為,貧富懸殊是一種結果,其實有很多問題如樓價不斷上升、最低工資爭議良久、籠屋呎價堪比豪宅呎價等,都會引起年輕人感同身受,當他們大學畢業,便要開始償還政府的貸款,前路茫茫,加上眼見社會上種種問題,故當然會較火爆。
黃婉曼亦表示,社會有貧有富,各階層都會想方法維持既得利益,或是想賺取更多利潤,窮人、富人的做法也相差無幾,她認為應要求在上者略為體恤貧苦階層的情況,將心比己,相信情況會更好。
有讀者表示,年輕一代所面對的壓力特別大,大學生或博士生亦要失業,精通琴棋書畫亦只是年輕一代的基本要求,建議父母多加體諒。亦有讀者指大家應多著眼基層市民生活,而不應將焦點放在仇富的問題上。
生兒育女?
在生兒育女的問題上,三位嘉賓均認同「有仔要趁嫩生」,但為人父母者必須做好心理準備,以愛心養育子女,同時要明白是否讀名校並不重要,最重要是能栽培子女有良好的品格。當然,若經濟能力許可,不妨提早為子女日後教育做好準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