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主義」遙遠的呼聲


10.22

不只一次在這專欄提到「國際視野」。這四字有時很惹人誤會:本地問題也不曉得回應,談甚麼國際,不外是虛榮罷,炫耀自己如何不「目光如豆」;而邏輯最莫名其妙的要算某本地「才子」的說法,謂同情第三世界的左翼分子都混淆是非和道德相對主義,或謂本地女性主義者批判父權卻以「多元文化主義」為名,對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對婦女壓迫視而不見是「雙重標準」云云。這類壓根兒不盡不實、只為抬高自己的「批評」,當然毋須在意。要問為何「國際視野」在經濟全球化下,越加成為無法迴避的課題,答案很簡單:這種超越國界的人道關懷,不(只)出於我們的本能善心,而是對於自身倫理責任的體會──譬如說消費者與生產者的關係、我們與這世界生態環境的關係……其實每個國度都有一個「第三世界」,不過是程度有異,「國際視野」本來說是說,如何意識到「你」和「我」都已構成一命運的共同體,去反抗同一種吃人的制度與邏輯,由此締結在同一陣地裡,發出自身的聲音。

本周一有則令我感動莫名、卻沒有任何傳媒報道的新聞:嶺南大學學生會就前以色列情報局主管獲邀到大學演講,發起「白衣行動」,呼籲師生對以巴衝突和現時加沙地帶面臨人道危機的關注。記得幾個月前,美國前國務卿賴斯同樣到中大演講,遇上中大學生會抗議美帝侵略伊拉克,同樣也僅是零星的政治花邊新聞。所以,港人缺乏「國際視野」雖是歷史結果,惟傳媒也絕對有責,拜讀過港產戰地記者張翠容的批評也略有所知吧。

「國際主義」並不虛無飄渺。它曾在那個充滿進步思潮和運動的七十年代發光發熱過,留下啟發至今的積累;那時候,香港還未全面成為國際商業城市、還未迎來中英談判「前途問題」所促成的政治現實主義……and the rest is history。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