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東南亞與全球經濟公義


11.11 (上)

G20峰會今天於南韓首爾召開,過去一個月牽動全球各國神經的QE2與及較早前的中美匯率戰爭自然成了峰會前夕的媒體焦點。QE2如何損人不利己、如何加劇全球經濟體系的不穩定性,大概各國也共識一致,加上緊守聯繫匯率的香港便是首當其衝的受影響城市,引申至到底應否放棄與美元掛鈎、熱錢對香港市場造成的衝擊等問題,我也毋須再談。然而,身在馬尼拉NGO工作這大半個月所接觸的東南亞區域發展問題,很實在地令我感到狹義的本土視角的盲點。

比如說東盟與中國在年初啟動的自由貿易區(CAFTA),在香港媒體上大都只能看到「投資機遇」與「中國如何藉此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及提高全球經濟實力等」兩種正面觀點。但與其說是多邊貿易,CAFTA其實強化了中國在生產鍊上之於東南亞地區的絕對優勢(早前中國在泰國進口關稅問題上出爾反爾也確是「屈機」),不但無助改變現時的不平衡發展,亦令東南亞經濟更難轉型、更難保護國內資源和市場,也更不要提其實這類自由貿易協定本身所維護的新自由主義意識型態如何需要批判了。

所以,回到G20,就更能明白香港討論的不足。G20與世貿、世銀和IMF等國際組織所維護的跨國資本利益別無二致,無論由問責、視野和發展邏輯上,都遠不及聯合國的千禧發展目標計劃,惟後者角色卻非常有限。G20要解決的「危機」,當然不是人民的水深火熱了。相對於公民社會發展成熟的東亞國家,香港的政治主流及媒體也還未跳脫出新自由主義的範式去反思本土的經濟與前瞻。即使是本地報章不時轉載引述的諾獎得主克魯曼(當然我也是其拜讀者之一),其實都未能脫離美國觀點與「政府干預與否、如何干預和何時干預」的永恆討論。明天將會提到的張夏準,可能更具討論價值。

11.12 (下)

昨天提到的張夏準(Ha – Joon Chang),是劍橋大學韓裔經濟學者,聯合國、世界銀行及亞洲銀行顧問,近作《Bad Samaritans: The Myth of FreeTrade and the Secret History of Capitalism》以東亞經濟發展的歷史分析拆解自由貿易和全球化如何維護歐美經濟霸權、令發展中國家脫貧的謊言,中譯版也令華文世界都得以認識這位當紅的年輕經濟學者。

幾天前,張夏準在G20峰會於自己家鄉召開前夕,於英國衛報撰文「是時候反對『華盛頓共識』」,單是標題已經明刀明槍針對新自由主義神話,文首更開宗明義提醒:我們先要問G20在推動怎樣的「發展」?(試搬來香港,如果沒有近年的城市運動和八十後,這個問題在香港主流幾乎無人質疑)

張夏準在文中延續他著作的進路,回顧南韓自六十年代起的「經濟奇蹟」:除卻大部分人贊同的發展條件如投資基建、醫療和教育等,亦同樣歸功於很多今天看來是「違背自由貿易原則」的措施,如工業政策、出口補貼、規管外資與金融、發展國企等……他指出,G7雖然盡可能不會重提上述的「異端」政策,反為強調「華盛頓共識」如何主張開放市場、私營化和掃除貿易障礙;新自由主義信徒雖會力主南韓是「特殊例子」,然而,張氏指出,大部分G7國家特別是英、美、德、法、日的發展模式,都比常人認為的與南韓模式接近。

因此,「如何發展」、存在甚麼選擇,需要深思,盲從自由貿易神話將無從令國家更好地面對危機,南韓政府在今次G20提出的一系列建議正是從真正的國內經驗出發。張氏作結謂,雖然人人都知G20是個口水會,口水會還是有其角色:呼求一個更公平有效的「首爾共識」,擺脫市場原教旨教條。在「國防經濟學」主導的香港和中國語境,回到自身經驗,我們又能對「首爾共識」有如何的想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