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英雄紀念日


12.3

日前是菲律賓民族英雄Andres Bonifacio(1863-1897)的壽辰紀念日,菲政府將之定為公眾假期,藉此回顧逾一個世紀前,菲國人民反抗西班牙殖民統治的歷史血淚。提起菲國民族英雄,不少人總是第一個想起黎剎(Jose Rizal),尤其是黎剎在投身抗爭前,曾在香港執業作眼科醫生的淵緣。與精英背景的黎剎不同,Bonifacio出身貧民家庭,14歲便因雙親離世而須輟學工作,對政治歷史的認識全憑自學所得,也受到黎剎所組織的「菲律賓同盟」影響;期後同盟被殖民政府強行解散,黎剎也遭流放,Bonifacio重新組織力量,在幾年後發起「Cry of Pugad Lawin」運動,最後在運動發起翌年被殖民政府處決,直至今天,其受審、處決過程以至遺骸去向都仍然充滿歷史爭議。

但可歎的是菲律賓推翻西班牙統治、好不容易獨立建國後不出一年,西班牙戰敗後,便將菲律賓轉讓予美國,菲國人民的命運再度被殖民暴政所牽制,而美國更以協助菲國走向民主化為名,種下豪強壟斷政治體制的禍根,直接促成菲國今天仍然面對著的貪腐、貧富分化的問題;這情況與中央接管香港後,延續港英殖民留下的功能組別小圈子選舉同一道理。

工作伙伴謂,黎剎的歷史地位,很大程度是美國刻意抬高,比如說今天全國上下都有紀念黎剎的建築和銘刻。事緣除了出身背景的懸殊,最大分別在於Bonifacio後來不相信黎剎堅持以溫和手段推動改革的路線,而主張武裝起義,而其中也牽涉到對殖民統治的取態。

這並非到底誰才稱得上民族英雄的爭論,而是殖民政權為了合理化自身,往往會收編溫和主張的民族英雄形象、同時淡化激進的革命人物,這是歷史的弔詭之處,古今中外如是。

19世紀的菲律賓,並不遙遠。菲國獨立運動,可是亞洲史上首次反抗殖民暴政的革命。從菲國逾一個世紀的經驗裡,我們又能體會到甚麼?

廣告

革命英雄紀念日” 有 1 則迴響

  1. 俊彥

    土,

    “這情況與中央接管香港後,延續港英殖民留下的功能組別小圈子選舉同一道理。"

    這種說法本身就能對焦於問題核心, 是誰明知如此還要投下贊成票的

    這與早前政改方案表決不是一樣麼, 那些人甚至提出"路徑依賴"去合理自己所選的重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