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亡與新生


1.6

早前去了菲律賓著名的旅遊勝地長灘島度假跨年。確是非常美麗的「白沙」海灘,水清見底,偶爾看到有小魚在腳畔游過;島的另一端則有風帆、水上滑翔等水上活動,光看著已令人心曠神怡。遺憾的是略嫌商業化,旺季時大街都處是不同國籍的洋人加少數中韓台遊客,餐飲住宿都名副其實「俾鬼佬玩貴晒」,偶爾還看到大概是島上的原住民在行乞,彷彿在提醒我們這裡畢竟是第三世界國家。

新年的前夕與初始,都在海邊相繼知道兩位老人的離世。其中之一「華叔」司徒老先生自不用說。當時的感受其實很複雜:回想起自己在中學時代參與社運的起點正是六四和支聯會,到後來對司徒老先生以至支聯會的「大佬」領導作風(包括沒多少人知道當年支聯會如何排拒激進左翼人士、在劉山青被中共逮捕時冷嘲熱諷拒施援手,以至不少對八九民運與支聯會客觀上成為了民主黨的政治資本的質疑)、意識型態模糊等不認同;在一片歌頌與紀念聲中,我只希望不只我一個人能更冷靜地態度去評價他的功過是非,縱使我仍會認為,他是一個值得敬重的老人,以其身彰明很多「忽然愛國者」或「保皇派」的功利與虛偽。

我反而更想記住另一位老先生:於31日凌晨離世的中國作家史鐵生。我算不上是他的忠實讀者,最初其實是陳凱歌的《邊走邊唱》讓我認識他的原著小說《命若琴弦》。到後來讀回他的成名作《我與地壇》,很受其中他在自己長年殘疾的苦難中,對生命在虛無與存在之間的擺盪與思考所觸動。而不過一兩個月前,我還在異地忽爾想起他的長篇作品《務虛筆記》,當中幾條故事線、愛與罪、對生存的詰問與追尋、自由與宿命的掙扎,交織沉重的時代感,當時閱後震撼,如今回想,更是無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