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渡期的真正終結


1.27

去年政改一役後,某友人說覺得香港如今才是真正意義的過渡:97回歸其實僅是個時限標記,其時國家機器與殖民者早已妥善完成利益協商,大部分人的心態不過是換了個較不討人喜歡的主子,其餘的體制與權力關係一切如常,縱然知道「一國兩制」虛妄也只能犬儒地相信至少還有不變五十年;到了03七一雖確為震動了中央,令23條在壓力下不得不擱置立法,也令西環線眼此後更為主動,但「核心價值」的中產論述依然能藉此壟斷話語權,不難看出本地精英(包括民主派)仍在維護殖民體制的意識型態,難怪翌年都紛紛走去支持領匯上市。

到了政改,政黨率先自行代表香港人與中央「妥協」,忍辱負重地圓滿了整個過渡期的權力轉讓,「始終如一」這話確不假,難怪唐英年如今都可以堂而皇之拿「車毀人亡」來訓斥80後了。

如果還是不明白,請看菜園村的遭遇。村民與關注組早就說明「有村即搬」,留守只因政府失信,在路權問題上拒絕介入就急不及待要毀人家園。猶如土霸苛索的路權費本來就是殖民時代留下的「蘇州屎」,政府無意掃除遺禍,在朱凱迪被打後還要無恥地指是「工人自衛」與「刪改片段誤導市民」,要勞煩看不過眼的柔道教練出面指證。

日前王慧麟專欄引述某政壇元老謂,幾百萬路權費相對幾百億高鐵完全是九牛一毛,要是港英年代,政務司早就出來想盡辦法協調了,豈可有唐司長的氣燄?我也想起,港英時代崇尚政治中立的公務員文化,豈會容忍事發時警員全程站在一旁,又在過後有片為證還要說謊?拆村對峙的場面令人聯想內地城管,只差在(還)沒流血。

阿爺出手,連知識分子報之社評都要扭曲事實說村民有特權,侮辱前線記者的工作還喪盡報格,不得不感歎:醒來吧,過渡期真的結束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