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共榮,不能共辱?


5.13

最低工資實施將近兩星期,主流傳媒幾乎沒一句好說話。許寶強教授日前的文章「對最低工資評論的評論」,對坊間批評仔細梳理出公眾情緒和流行經濟學迷思兩大類,並嚴加駁斥,擲地有聲,是報章論壇難得的好文。主流的負面反應,最灰心的,當然是多年來在前線爭取的民間團體成員,其中一位工會幹事在Facebook發表題為「最低工資罪在何處?」的感言,質問那些抱持反對論調的人:「即使你說的真的會發生,為甚麼我們不可以整體社會一同去承受壓力,而永遠要由一班最弱勢的工人去承受呢?他們犯了甚麼罪,非得要向他們開刀呢?」

一矢中的。在爭取最低工資的路上,我沒有多大付出,不敢說感同身受,但卻體會這份無力。回想當時還在副學士的我參與了一個大專學生組成的基層關注組,柴娃娃地落區訪問工人做調查、策劃行動與組織學生,那時候氣氛比今天還要差,接觸那些辛勤勞動的基層工人,心裡也是想他們究竟錯在甚麼;上到大學,參與學生組織,每年都例必為著最低工資爭持不下,更感受到錯不在反對的學生,而是他們一直所接收的「常識」。真理越辯越明的前提,是放下偏見與假設。

遺憾在這個不愛講理的社會,連傳媒都未能當好守門人,更何妨是決策者?如果最低工資真的不容於經濟學理,為甚麼全世界發達國家都有推行最低工資,又為甚麼偏偏香港行不通?為何不搞清楚,是最低工資做壞事,還是我們地產霸權與官商勾結才是罪魁禍首?沒人說最低工資萬能,一下子能解決基層苦況,但為何反對聲音又無法提出更好的方案?為何因為不存在「完美」的解決方案,基層工人就沒資格得到生活的基本保障?如果「競爭力」確要如此維持,我們與香港的成功故事,是否只能共榮,而不能共辱?

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notes/suzanne-wu/最低工資罪在何處/10150175941309371

許寶強:「對最低工資評論的評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