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6.3

回港一個月,心裡是徹底的納悶:累。相比起朝九晚N的上班族來說,我現時過渡性質的工作絕對算不上辛苦;我睡得夠,吃得好;周末還有餘力上咖啡店或書店,或者看場電影。在馬尼拉的半年裡,我是從巨大又殘酷的反差中,體會到東亞成功故事與及我們對這些城市的戀慕,到底充滿某種真實感。

在上世紀那樣的大時代裡,得以慘勝跑出就是一切:所有犧牲可以後設地被視為有所成全,成功故事足以成為可以倚仗的集體神話。於是那些依然充滿混亂、貧窮與腐敗的城市,任你窮盡力氣也改變不到自身命運,改變得到也不過如此;而這些故事,只能是現實主義電影的劇情才足以叫我們流淚:因為無法理解。除了說公式出錯,我們慘勝,所以能驕傲,所以有條件去同情,或者說:無法理解。除非它被賦予了審美的形式。

我城確有很多令人迷戀的特質與神話;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渴望的價值,並且相信為此拼命爭取絕不枉過,生活必得如此。不論是大城市的情愛;在霓虹聲色之間消費糜爛與寂寞的美感;或是在力爭上游的黃金十年體認生命無非是不斷證明自己的過程;或者毅然放下一切離開而倦極知返之時,這城市始終如一,彷彿在等待你,又彷彿不,端視你如何看待與實現自身。

我總以為信仰的本質都是一種幽幽的冷漠,因為它只講求意志,無關愛惡,也無分差異,免於所有對立的理性力量。然而城市生活不容許自戀式義無反顧的信仰;它不斷迫使你質疑自身,將你推往虛無與絕望的邊緣,然後在迷漫擺盪之間,我們才明白信仰之所以讓我們清醒,是因為它令我們明白,其實沒有事物或境地值得我們盲目追隨。我們都只能依靠自己,因此我們都懂得城市的哀傷與頑強。我們被城市模塑,也繼續在構築它矛盾的生命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