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不出這峽谷


6.10

有時我會害怕,終有一天,我會對中國土地上的悲劇感到麻木。因為假如我是一個冷血的人,在我看來這一切其實都像連續劇,所有因果都在預計之中,而所有是非都那樣分明。我以為一切都沒有反駁的餘地,直至我知道,3天前,藥家鑫終於被處決了,結束了僅22年的生命。

最初是我媽媽告訴我藥家鑫的新聞的。一個音樂學院學生,駕車撞傷一女子後,發現女子記下他的車牌,竟當場把她刺死。這樣的情節,固然令人齒冷,女子還遺下丈夫與小孩,格外教人難過。藥家鑫隨後由父母陪同下自首,供出事發經過,在庭審期間更表現悔疚、驚慌。經媒體炒作後,藥家鑫的成長背景成為了話題,引起了部份民眾的同情,於是對他的定罪,出現了不同的爭論。媽媽看了,說片段裡的藥家鑫就是一個小孩,看得出從小到大都活得誠惶誠恐、戰戰兢兢,很難不叫人感到心酸。雖然故意殺人到底罪無可恕,卻不得不令人反思這悲劇是否有著更深一層的集體課題。只能旁觀之看客如我,對此只有重重的哀傷,並且頭一回如此強烈地感覺到道德的曖昧。大概也因此,媽媽唯有回到現實思考:如此案連自首和感悔意都不能減刑,你怎能鼓勵往後的罪人為自己的孽障承擔責任呢?

到最後我只能堅持:死刑無法解決社會問題。死刑無法化解仇恨。人類現代文明始於我們相信,沒有人有權剝奪他人的生命。至少為著那一絲道德的難辯曖昧,或是為著那百分之一的誤判的可能性,我們都必須要,堅決反對死刑。這題目來自北島的詩《回聲》,謹以此哀悼那些在中國土地上平凡生命的猝然消逝,包括良民與罪人。有時我情願相信,在死亡這一點上,眾生確實平等。歷史為我們送葬,而在那之前,我們都不過在依傍著那虛空中的回聲。

回聲

北島
你走不出這峽谷
在送葬的行列
你不能單獨放開棺木
與死亡媾和,讓那秋天
繼續留在家中
留在爐旁的洋鐵罐裡
結出不孕的蓓蕾
雪崩開始了--
回聲找到你和人們之間
心理上的聯繫:幸存
下去,幸存到明天
而連接明天的
一線陽光,來自
隱藏在你胸中的鑽石
罪惡的鑽石
你走不出這峽谷,因為
被送葬的是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