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


今天有朋友幫我看掌。他說我的事業線不太明顯,但從生命線看來,三十歲打後開始應該會過得頗平安。縱然我們理應不相信命運,聽完此番解說總是有片刻徬徨。對上一次、也是第一次接觸算命活動,應該某人帶我去廟街,說有個老伯伯很準。老伯說我命格有文曲星,天生有一點讀書的天份。但那時其實我和某人快要走到盡頭,糾纏了半年最終教我提起勇氣結束的第一個緣起,竟是因為當時我連專注埋首寫期終論文的力氣都喪失了,連白晝黑夜都分不清。此刻回想,記憶頓時翻箱倒櫃,想到自己辜負過的一切,竟然有了想哭的衝動。

如何能解釋生存的欲望。如同在黑夜裡的琴聲,幽靈一般倏然響起,身體突然如受驚般一顫,雞皮疙瘩無法動彈的瞬間。其實我都知道。黑夜是那雙牽引我的溫柔的手。如絲路一樣漫長無垠的追尋,風沙之中,你的聲音在我耳畔縈迴不散,只有漫天星斗映襯的孤寂,與這份綿長靈淨的思念,給予我踏足沙海的重量。

這時我又想起《露滴牡丹開》在教堂的動人一幕,好友奏起管風琴,剎時間令主角露出不自在的神色。那位好友是主角所有理想形象的投射,而管風琴的莊嚴樂句,是代表上帝的聲音。在最美好高貴的象徵面前,他心虛了。

如何能對抗絕望。如何能愛人而無所畏懼。如何能相信一生在浮華世間掠過之後,仍有上帝憐憫的目光,為我們記憶一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