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理大成「學額回撥」輸家談起


6.23

上星期在專欄中提及現時大學「學額回撥」機制問題和教資會黑箱作業,提及有消息人士指理工大學在招標遊戲中成為大輸家,全數失去6%(即逾百個)上繳學額。昨天這消息已經確認,龍頭三大如無意外成為大贏家,更有引述教資會中人批評理大管理層混亂、建議書缺乏專業的達標計劃是失敗主因。是次失敗相信會引起理大校內的管治危機,對近年風波連連的理大造成更大打擊。

教資會的批評有多少屬實很難斷定,但理大管理層混亂是錯不了。年前理大被揭有人長年借附屬公司私相授受、中飽私囊,引起時任校董和教授的張超雄聯同員工和學生會要求校方調查。恰恰剛退休的前理大教授林本利昨日更在報章專欄中指出,其中一個涉事卻從未受到追究的知名人士,正是最近被定罪的蔣麗莉。

如此大學管理層亂狀,受害的卻是一直沒有發言權的師職員工和學生。弱勢學系面臨被削危機,系方又要千方百計競逐資源、師生士氣受損是其一;而且除了學士學位受到影響,連高級文憑等副學位課程的資助學額都會成為「開刀」目標。

歸根究底,是整個高等教育體制和政策的不善。高教改革在《宋達能報告書》後走向管治集權化,加上教資會的撥款制度變相令大學教育趨近商品化,教員受壓,前路受阻,聲音又不受重視,合約化更加不鼓勵敢言員工;校董會變成「圍威喂」的橡皮圖章,一味為校方的發展方向開路、背書,這就是今天香港的大學環境。

記得高錕獲諾獎時,不少上一代中大人讚揚高錕就任校長時對「搞事」學生的開明與包容,與繼任幾位校長不可同日而語,也側面反諷了現時學界人人噤若寒蟬的倒退氣氛。早前熱心可敬的老校友周錫輝和傳奇人物「中大婆婆」相繼病逝,不少校友的追昔撫今,不難理解是在感慨時代與情懷的消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