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


竟然又夢見了你。多麼奇怪的人物組合,但你還是在那裡。你沒有說話,一直站得遠遠,眼神中彷彿有哀傷。但又如何呢,我知道一切早已不再重要,只有我偏執地記著。只是那種哀傷,無論是否我自身的投射,已經足夠令我流淚。

我開始無法順心地寫。心中太多生活的殘餘,無法放空。於是開始害怕這種寧可沉默的狀態不過出於疲乏,其中並無信仰,抑或力量。

如此這般,便徘徊在庸俗的生活期望與無所渴望之間。連放縱癲狂的氣力都發不出。而我已經成功地遠離了煙酒好些時日,只差在還沒早睡早起定時運動。但轉念一想又忽然不明白這是為了甚麼--這種對正常、健康與恬靜生活的追求,真是宗教到不得了--想到這裡只得笑起來,一笑,如旱土的記憶中的句詞悉數斷裂,撒開一地,像一堆被高高拋擲的硬幣,閃著白骨般冰冷猙獰的光芒,擊在身上會痛。

而我突然渴望風暴。幻想被雷電擊中,所有感官所能承受的不可能。彷彿經驗天啟。但求在暴烈中殆盡,浴火不必重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