惰性


8.5

這幾天有朋友上傳了一段港台陳年時事節目錄像片段,拍攝時間為八十年代某年,訪談主角是年輕的「長毛」梁國雄,以「革命馬克思主義聯盟」成員身份受邀上節目闡述托派的政治立場與行動綱領,穿插示威的新聞片段,當中還有一些今天依然很多人熟悉的臉。全片足足二十分鐘長,畫面裡是長毛侃侃而談,與主持有問有答。用今天的標準,那些充滿左翼修辭的說法,「很異端」,或者較好聽的說法是,「冇人明」,要不被主持人不時打斷質疑,要不應該在錄影前已經被主持人或節目編導「扭」到符合電視台期望為止。

「很異端」、「冇人明」,於是結果剩下了思考的惰性。傳媒和讀者╱觀眾又都太忙,慣於「即食」,於是往往是新聞娛樂化,但求夠「爆」夠話題,過後無以為繼,也乏人討論,同時言論空間內的無形壓力越來越大,甚麼都不可「過激」。議政節目唯有壓縮到每日幾分鐘,連立法會選舉辯論時間都短得可憐。那邊廂《世界新聞報》竊聽醜聞風波激起民眾關注傳媒集團黑幕,多得《衛報》資深記者多年來鍥而不捨調查搜證,提醒世人英國長年令人敬佩稱道的報業傳統。因此每當在香港遇上那些「冇市場囉」的答案,我總是喪氣:又來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了。

這種惰性,推而及之,可以看看我們今天的電影電視。甚麼時候開始,3D和「燒銀紙」的特技,會反過來成為電影的賣點?只看港產片和荷李活長大的,看慣公式化英雄式情節,看經典電影與文藝片便嫌悶,嫌鏡頭太長節奏太慢「不知想講甚麼」,嫌主角的對白和結局都「難令人理解」,看黑白片則務必睡著。於是我們學不懂認知與鑑賞藝術形式與內容,學不懂「以小見大」、從敘事去理解歷史,也因而失去了,說故事的能力。如此,又如何可以想像自己與世界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