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夢


8.26

上星期趁映期結束前,去了太空館看《IMAX:巨眼探穹蒼》。高清拍攝倒有點多餘,反正哈勃的眼睛所看的宇宙,無論如何都是浩瀚得扣人心弦。

太空館和隔鄰的文化中心都盛載了很多回憶與成長的感悟。是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小孩,抬頭仰望漫天星光時那本能的驚歎,以及那「可望而不可即」的懊喪。目極無盡的夜空。一光年換成公里有多少個零?一束光可以穿越的時空抵得上人類誕生進化戰爭毀滅輪迴多少次?到我們看到它閃著光芒,宛如在漆黑中一滴晃動的淚時,那顆星其實已經燃燒殆盡。就是燒完,僅此而已。宇宙中的能量不滅。吞噬一切令人恐懼的黑洞其實也終會化成其他星體的最初。沒有所謂死亡,沒有所謂重生。這時就終於體會成長的患得患失了,那就是無論你哭得死去活來、一心要和世界宣戰時,在漫天的星塵之間,你明白世界從來沒有注視過你,畢竟是把自己想得太重要。於是開始會夢想,寄望遙不可及的事物,並在距離中模塑自己的性情與慾望,想像另一個更美好的自己,縱或偶爾迷失,仍學會抱持最純淨的力量。

我喜愛的美國電影之中,有兩部都和「太空夢」有關。一是口碑細水長流的《Gattaca》,講述在基因決定人類優劣的將來,一個「下等人」為了宇航員夢想,拼盡心力偽裝成精英一員;二是真人真事改編的《October Sky》,五六十年代煤鎮小子嚮往太空,不惜違抗父命、執意和好友造火箭,最終全獲獎學金考進大學,為無望的小鎮帶來榮譽的故事。前者的敘事、氛圍和層次,由社會寓言出發,最終指向命運的平等,語重心長的細節與結語,比後者的「美國夢」確是稍勝一籌,但卻不減後者的真摯動人。曾經有那麼一個時候,努力確實能成就不同,夢想才是生活的價值。而我在太空館看著火箭升空和修復任務,有這麼的片刻,突然感到夢想的力量。

連結:《巨眼探穹蒼》(IMAX: Hubble)介紹 (內有電影官網連結)

電影《Gattaca》《October Sky》的介紹
*兩部電影都曾在港發行影碟,前者港譯《變種異煞》(對,是史上最爛的譯名),後者《飛一般夢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