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


突然記起那賓館小房間的白光和冷氣機味道。如果愛會衰敗,我想也是如此:慘白的光線照亮霉舊的地板和牆紙,溫度過低而且附著溼氣吱吱作響的空調,廉價的床角物,令人格外清醒自己身在何處,自覺於己身的可笑、熱情消散之後的蒼涼。如此重逢是因為你那時已遷出了那個天台的單位,準備歸還我留下的物品。其實都是身外物了,這樣刻意又是何必。在壽司店我說到語塞並靠在你肩膀流淚,而我卻不明白我在為著甚麼而難過。也許都是為了那個夏天,所失去的一切。

在那之後,陌路大概是必然的了。我想起那個秋天,那是我三年來最用功、最懷抱希望的學期。我們相擁而睡,睡前談及所有最不可能分享的心事。我把電腦帶來你處,讀readings、寫功課,有晚弄至深宵,隨手穿起你的外套下樓買熱奶茶。要每天清早趕去上班的你已在睡,重重的鼻息,安穩如浪濤的節奏。

然後,冬天來了。學期末,不可思議的奇妙降臨,我突然渾身洞明,於是明白一切的定局,卻樂於安然接受。我竟然做到,我原以為不可能的事,而過後也再無法重拾那樣的心境。

但我永遠記得,那一刻。雖然明知可能性幾乎必然落空,我們竟然都沒有為未知而擔心。而你真誠地微笑著,就只是微笑著,靜默了一會。然後說,我在想如何準備。最後可能性當然是落空了,我在短訊上說,竟然有片刻的失落,從未感覺如此。然後你回覆說,未試過就要試一下了,這是生命的呼喚啊。

想著這一刻,無法止淚。

其實你說得對,也許,我真的不知道。也許,我還在介意著那許許多多的,庸俗和自戀的期望。

但你已經無聲無色,如終至盪離的飛絮,纖弱而溫柔。

美麗的都必然消逝。而你不是唯一。

只是我無法辜負。這些曾經摃在我生命上的,美麗,和它的重量。

我感激。並牢記當時那些最動人的良善。

謝謝你,和你。願你們,都安好,幸福。

「為甚麼那最初的光線
令你如此不安?
一顆被種進傷口的
種子拒絕作證;
你因期待而告別,
因愛而受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