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與糧食,與我們無關?


10.14

「氣候正義」是近年很多國際NGO的重要議程。在香港,大家知道地球愈來愈暖,最近連北極臭氧層都出現破洞了,但推動減碳節能的聲音依然是少數,本地媒體甚少有專文報道,更沒多少人從「公義」角度出發去思考環境危機。相反,香港人比較關心碳金融的投資機會。

說「碳金融」是莫須有的市場產物,實不為過。事緣本身正是美國不願負起減排和協助窮國的責任,於是強推「清潔發展機制(CDM)」這種不倫不類的「市場主導」形式,將減少的碳排量變成商品在市場交易炒賣,變相就是富國用錢造就「污染權」、無助改善全球氣候問題,也無中生有地造就了一大批市場中間人。更大的問題是,這機制反過來增加了窮國制訂國內法則去應對氣候問題的困難。明明富國應更有條件去推動節能和研發清潔能源,相反依賴農漁業的窮國卻要首當其衝受氣候變化影響,例如最近的東非饑荒,這就是涉及「公義」的問題。

除了氣候,最近聯合國也表示糧食問題將會是全球最大危機之首,糧價上漲所帶動的糧荒亦直接刺激社會動盪,催生更多國際人道危機。正如我多次提到,糧價波動雖然有很多自然因素,但短期的價格增幅往往是人為的。最近《衛報》引述一間專研系統分析與社會人類行為的國際研究中心,從科學角度肯定了糧價與今年初「阿拉伯之春」的關係,說明這一切都是有跡可尋,糧價並非只是其中一個背景這樣簡單。

這類宏觀量性分析容易產生兩種接收:一是「唔使你講我都知啦」;二是「既然係咁即係冇辦法」,把人類的苦難合理化成冰冷的數據。而這類研究正正是為了協助各國的決策者去預測問題的嚴重性和負起解決問題的責任。「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全球擴散,鼓勵本地問題與全球視野的連結,作為國際城市的香港,能否也有所思考?

連結:

Guardian: Are food prices approaching a violent tipping point?

New England Complex System Institut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