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見證


11.4

友人A是我大學時同屆的學生會「莊員」,有份參選今屆區議會。固然是不平則鳴的熱血性格使然,A能言善辯,說理時聲線有點像梁文道,不慍不火,又同時懂得搞氣氛逗人大笑,確有領袖潛質。A同樣認真求學,我們不同系但同屆,並在去年畢業,他學期終前已獲研究院取錄,矢志要將社會行動結合讀書做研究,同時開始落區接觸街坊,籌備區選。

過去這一年多,A在教學、課業和地區工作中奔走,壓力沉重;他所屬的政黨與社運理念愈走愈遠,他的選區早前更莫名其妙被「拳頭幫」選為狙擊對象。但早在五區公投還在醞釀期間,A已公開撰文支持這是可行策略,即使後來泛民談不攏,公投前A一樣積極在區內動員街坊投票,為我和其他「大專2012」好友建言、打氣。

A參與區選從不單純為了議席,他有更高層次的使命感驅動:教育選民、改革區議會文化。地區服務他做得一樣用心,但他不甘於「人做我做」的愚民作風,故此當建制派對手「耍茅招」,他出動單張海報,義正詞嚴地陳述事實、指斥對手可恥,被雜誌笑指是「學生會作風殺入地區」;外傭官司一役,A對於所屬政黨面對選舉壓力,不惜公開表態反對外傭享有居港權來確保支持的做法,頗感沮喪。夾在「務實」與香港式「現實」之間尋求改變,會是多麼吃力不討好?

我沒有選擇參政作為我的出路,也無法認同A所屬政黨的言行,但心裡卻對A這種參選人的典範深懷尊敬和支持。不只因為A是我的友好,而是我相信:在香港這樣奇怪的城市從政,還是有點書生氣好。有人說「大狀黨」太天真,「紅衫軍」又不成氣候,間接助長建制派當道,但我始終認為:如果連口談「力爭民主」的參選人都可以為了議席甘作面目模糊之輩,又跟「禮義廉」有何分別?有了普選又如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