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逃不了的荷李活時空


11.17

上周看了近期口碑不錯的《潛逃時空》。吸引我入場的除了是電影新穎的故事設計(以時間為貨幣的未來世界)及其社會寓意(貧富不公義體現在壽命長短與時區之別),更重要的是編導Andrew Niccol的前作一直有質量保證,他在九十年代的編導處女作、同樣寓社會批判於科幻的作品《Gattaca》便是我永恆心愛電影之一,數年前改編自真實故事的《軍火之王》既勾劃後冷戰國際局勢,亦具人性化的反戰意識,同為佳作。

珠玉在前,此片實在遜色。《潛逃時空》保留了創意與人文關懷,但故事過分單薄而道理也說得太白,男女主角走上雌雄大盜之路,雖然有著向經典致敬的懷舊元素,卻脫不掉英雄化公式。倒是時間警察和富豪父親的角色較有真實感,補足了故事的層次:結尾雖然太過順利和正面,但父親那句「世界是不會改變的,因為人人都想長生不老」,語氣之平靜,令人想到編導也沒有全盤擁抱這對搶得心紅的革命伴侶。

電影觸及了「社會達爾文主義」主題,卻未有加以琢磨。很多人文學科學生都會讀過,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歷來如何被保守社會學派曲解,成為維護資本主義「物競天擇弱肉強食」的自然「真理」。但生物進化論談的物種變異,從來與我們對「進退、低等/高等」的線性理解無關,也不具價值取向,近年華語學界以「演化」取代「進化」譯法,正是要撇清那些混淆「進化」與「進步」的誤解。片中父親保險庫以達爾文生辰作密碼,在敘事上卻沒再進一步引人反思,彷彿是「終極地屈多達爾文一次」。

未知是否另一致敬元素,女主角的扮相,酷似高達的著名電影──亦是寓社會關懷於科幻情節的早期作品《阿爾伐城》中的Anna Karina,只是後者的靈氣、溫柔與力量美麗得多。同樣,《潛逃時空》缺少了的,亦是《阿爾伐城》那種詩意與哲學色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