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洲金融中心 反思資本主義?


11.18

英、美、澳等國的「佔領」運動至今兩個月,開始遭到警方驅散。回看香港的「佔領中環」運動,就更顯得孤清。身邊有好些朋友對「佔領中環」的組織策略有保留,說「反資本主義」口號太「趕客」,加上參與者中有不少藝術青年,更易令普通人有「不吃人間煙火的憤青」的負面印象。區選後,報章上更多了評論把泛民失敗與左翼社運拉上關係,批評公民社會脫離民情。

我對「反資本主義」旗幟也抱有質疑,但上述批評並不公允。策略問題從無既定單一答案,這群青年平日一樣上學上班,只是選擇在閒餘參與這個民主自治實驗,構想社會的另一種可能。你或者會說他們太理想主義,無法改變民心,但香港已被功利主義和自由市場迷思蠶食了那麼多年,對今天這群堅定懷抱另類想法又身體力行的年輕人,長輩們尤其應該包容反思而非責難。要左翼社運人士負上泛民敗陣的責任,就更加無稽。以議席考慮凌駕社運價值,難道不是民粹災難的開始?

事實上,香港跟英美的社會形勢不能比擬。至少香港沒有一筆過豪擲納稅人血汗錢去挽救銀行,也沒有高企的失業率,大部分人的生活沒有翻天覆地的轉變。這並不是說香港比這些地方好,而是一種不同的「差」,例如說地產霸權、稅制、功能組別。至於進步開放的文化土壤,香港則更加落後。

近年當紅的韓裔劍橋經濟學家張夏準大前日在《衛報》的文章說得好,爭拗「反資本主義」與否是沒有意思的假問題,因為在漫長世界歷史中,「資本主義」在不同時期、不同國家都各有其發展和面貌,究竟甚麼是「資本主義」也可以有一百種可能答案,所以重點是全球「佔領」運動催生了一連串對於改革現時政經制度的可能性的討論。這就是社運和選舉之別:不爭朝夕、不與建制一般見識。

連結:張夏準文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