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少句啦


1.19

上周寫過,面對由雙非孕婦到D&G事件所引起的本土情緒,最重要是把問題引導到具體政策討論,而非執著意識型態分歧、上綱上線互貶對方觀點,沉迷無日無之口水戰。支持保護本土的不一定出於歧視排外,談包容他者也不一定是天真愚昧,兩者同理。

我想,不論立場為何,族群衝突是沒有人願意看到的。因此關鍵問題是,哪些人是「蝗蟲」? 如何理解和處理?

我們罵雙非孕婦「蝗蟲」,是因為其行為出於投機,搶佔大量本地公共資源,不但令本土孕婦即時叫苦,其自動擁有居留權的子女亦會為社會開支與規劃帶來負擔。「資源分配的優次」是政策討論的一個面向,但這個方向的討論容易忽略了一點:是有人濫用,但政府的公共資源承擔本來就不符標準。更重要的其實是一個更顯淺的道理:權利與責任。

雙非孕婦、炒貴樓價、甚至跨境種票等行為,之所以被理解成「侵害本土」,是因為他們毋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要他人埋單。「公民權利」從不是絕對的概念,它的另一面是責任和義務:守法(公民抗命另計)、工作(勞動不分貴賤)、繳稅(直接或間接)、貢獻社群、以此地為家。本地媽媽固然理直氣壯;而港人內地配偶得到傳媒與官方的同情,正是因為她們是無辜被拉下水的受害者。與港人外籍配偶不同的是,中港家庭有著階級的特殊性:他們本來就是社會上的弱勢勞苦一群。但他們同樣以香港為家,建設家庭、參與社會,他們不是「蝗蟲」,卻要為「蝗蟲」行為承擔後果,這就是問題的關鍵。

反對歧視的朋友,更加應該要爭取香港政府「把關」權。我們要重奪審批權,不只為要被動地控制跨境人口流動,也是因為只要如此,我們才能談學習包容共處、尊重差異。不要說西藏與新疆的族群衝突不是文化侵略的結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