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與偽善


2.3

多個月來,聲討「蝗蟲」的輿論攻勢發展成「左右」論戰;同時網絡不斷流傳某某自由行遊客隨處便溺、地鐵進食,渲染仇恨;更過份是有人把「六四」王維林擋坦克陣的歷史圖片拿來惡搞,令人悲哀。

我理解對自由行甚至內地人的情緒有其現實基礎。公德問題指向的是文化差異與身份認同、雙非孕婦指向的是投機行為與爭奪公共資源、自由行影響本土經濟,這不是一句「中港融合」、「包容尊重」就說得完。

有身受「雙非」其害的本地爸爸說,那些叫大家冷靜的學者權貴實在無資格說「包容」。中大政治系教授周保松,在facebook痛陳網上針對新移民和內地同胞的言論,立即被群起圍攻,彷彿連新移民背景都成原罪。我不是教授的學生,但素知教授用心教學,朋友中不少正受其啟發而關心社會。哲人學者也許對世情稍欠敏感,但表達對現況的合理擔憂,難道不是學者應有操守?相反,口裡說「包容」的本土精英權貴,才應是討伐對象,這些人往往是社會矛盾的促成者或既得利益者,要是把國內同胞換成本土基層或少數族裔,他們大概有不同說法。天真不是罪,偽善、見利忘義才是。

香港喜以自由市場稱道於人,名牌得以趕走戲院,是政策造成的市場效應,不能盡怪自由行。況且,自由行不一定全是暴發大款。別忘了自由行也帶來良性文化交流──近十年每年六四晚會不是多了內地人參與,是向內地同胞展示港人追求民主的價值嗎?還有很多對香港有美好憧憬的內地年青人,我們不是更應該讓他們看到香港包容開放的一面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