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蟬效應,止於沉默


2.9

過去一個星期,大專學界鬧了幾單大新聞。先是港大「8.18」百年校慶風波檢討報告,揭露是次「大龍鳳」校慶典禮,原來是為訪港國家領導人專誠炮製,在去年8月初才急急要大學上下遷就副總理李克強的訪港日程;之後是浸大民調「早洩」事件疑似與「唐營」有關;還有學界發起聯署及辦討論會,要求社會嚴肅看待親中報章對部分學者轟炸式的公開批鬥。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此亂象恐怕只會不斷發生。就算撇除「龍椅」安排和只邀富商贊助人出席的公關災難,既然「沒有國家領導人就沒有校慶典禮」,港大獻媚之說委實沒有言過其實;場內淪為獻媚騷,場外就容許警方打壓學生示威,堪稱「肉酸」之最。浸大民調「早洩」,違背了本科生101的學術嚴謹原則,而且負責的傳理學院院長趙心樹理應明知民調結果的含意重大,加上有鍾庭耀民調事件的前車可鑑,外界質疑是「唐營」干預也沒有言過其實。趙心樹雖然「引咎」辭去院長職務,但仍不忘「抽水」說近日中港矛盾令自己受到質疑來為自己找下台階;更離譜是陳新滋面對學生抗議,堂堂大學校長竟然大言不慚:「你是為了交(請願)信還是『博上鏡』?」

一切絕不是「肉酸」那樣簡單。也許有人覺得,對於沒受過甚麼高等教育的普通市民來說,大專學界如何,與自己何干?老實說,如果香港有一個成熟開放的公民社會,這話也並不全錯。偏偏是在香港一個如此畸形的社會:市民普通政治冷感、主流傳媒要不偏頗狹隘、要不自我審查、商界要不只關心營商條件與利益、要不樂於為權貴背書──學界的獨立性便顯得尤其重要。

這也是為甚麼要嚴肅看待親中報章針對個別學者連篇批鬥。試想像:假如陳新滋如此水平的校長並不是單一例子,當大學有「異議」教授受到壓力,他會捍衛,還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