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的慈悲


2.10

 漢堡芭蕾舞團 – 《慾望號街車》

「不管你是誰,我一直依賴陌生人的慈悲。」這句臺詞來自田納西威廉斯的經典劇作和同名電影《慾望號街車》的結尾,神志混亂的女主角白蘭琪被送往瘋人院之前。這句臺詞充滿悲涼,對女主角自我毀滅的悲劇命運有所同情,也有著冷靜的反諷。此劇作之所以經典,無疑在於對白蘭琪的角色塑造;而白蘭琪與妹夫(及其代表的世界)不同層次的衝突所呈現的階級習性/城鄉/性別的矛盾,在當時的荷李活主流也有著時代意義。

雖然《慾望號街車》歷來有不少改編嘗試,但原作以大量對白和空間調度來呈現戲劇衝突,將之改編成只有音樂和肢體舞蹈的芭蕾舞劇,無疑是一個吸引的挑戰。上星期香港藝術節劇目就有一場由漢堡芭蕾舞團擔綱的同名改編舞劇。編舞在場刊的序言中提及,正因舞劇要依賴視覺和形體動作來敘事,因此必得改編原作的時間架構和敘事方式。舞劇因而以精神病院開始倒敘,集中以白蘭琪的經歷回溯為敘述主軸,由南方莊園的婚禮、衰敗,到白蘭琪匿居酒店沉溺聲色,以及後來前往新奧爾良在妹妹家寄居的故事線,一步一步鋪墊出她的悲劇結局。

舞劇改編難以利用配角的塑造來勾劃故事主要結構,此舞劇因而採用簡約的舞台設計(視覺效果最強的元素大概是那條充滿象徵意義的街車軌道)、燈光效果、古典與爵士旋律交錯地營造的氣氛,集中引領觀眾走進白蘭琪封閉的記憶與情感空間。白蘭琪的舞步時而古典雅致時而激烈躍動,彷彿呈現著她在絕望沉淪與救贖之間的徘徊掙扎,也喻意了她與妹夫所代表的世界注定格格不入。敏感、虛榮、執迷的白蘭琪最終在這個世界失去一切得以倚仗的信仰和愛情,在幻象中覆亡,走向癲狂的結局。舞劇以狹小、慘白的精神病院作全劇的首尾,構成充滿悲劇感的敘事迴環,教人窒息。

  電影版的經典演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