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


總是會不時被某種虛無感籠罩。四周萬物,會陡然變得啞然無光。聽得見聲響,旁人細碎的耳語、各種機器發出的雜音,在稠滯的空氣中艱難地流動,聲調變形扭曲。腦中有迷戀的旋律,但僅像一部轉動的唱機,無可無不可,無法令我感受弦動的共時。到底,有甚麼比存在更重要。

我知道不能把虛無感美化。我知道自以為是的耽溺是種罪過。我知道光的使命是得以照見我們的影子,如同虛構之於現實。我恐懼受困,卻迷失在意義的臨界。

我相信文字是個精靈。可惜我沒有得到它的眷顧。也許那是我對它的愛不夠虔誠之故。謙卑並不足夠。

太拙劣,太多斧痕。公共性是否與工具性同義。還是我過份執著,抑或,不夠執著。

其實沒有人會在乎。我們只能學會不需要別人的目光。學會牢記那些最虔誠的時刻。學會不為自己的匱乏而流下廉價的淚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