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雙城》的飄泊與追尋


3.15

早在《音樂人生》揚名之前,我已對張經緯的紀錄片前作《歌舞昇平》留下深刻印象,喜歡它舉重若輕地刻劃貧窮家庭的哀愁與尊嚴。其紀錄片風格並非著意揭露矛盾和批判社會,也沒有流於某種精英視角的憐憫,而是呈現他者的情感與精神面貌,引導更具人本色彩的命題思考。張導新作《一國雙城》於今天公映,主角對準當下最「不受歡迎」的族群:一位半生穿梭中港兩地的內地女子,她的飄泊與尋覓。

影片立意不在深究社會政策,身份認同才是主題。主人翁瑛雪的成長經歷跟今天內地的農村「留守兒童」相似,小時因雙親與兄姊悉數來到香港,八歲起便在鄉鎮獨自生活,也受制於政策原因無法與香港家人團聚,故此整個青春有一半時間都在邊界之間穿梭。影片頭半部分紀錄了她在港生活、成長與家庭背景,包括參與中港家庭權益的大小爭取、她與孩子的家務日常、與前夫的離合。那種在城鄉來回飄泊、無根的寂寥,在瑛雪身上鮮活呈現:苦無合法身份,她在香港永遠家不成家;回到鄉下,她兒時的住房卻成了紡織工場,想帶孩子去祖墳卻走遍山頭也找不著。

影片後半紀錄她在故鄉的記憶與生活。影片藉由忠誠老黨員、瑛雪自小認識的王族長口中道出兩代人的大時代飄泊與遺憾:49年後中國與菲律賓斷交,王族長在菲國工作的父親無法回國,此後就生死兩茫;瑛雪兒時獨留故鄉,其實是十年代針對出城人口的「遺子政策」所致。她與同窗的重聚,對照出生活軌跡的迥異、選擇與矛盾:失婚鋼琴老師的質樸幽默感,一個是長年獨守空房、百無聊賴的闊太──沒有一條路比另一條路更好;然而城鄉差距所模塑的認同感,卻驅動著一代人,跑離家鄉體認追尋生活的代價。《一國雙城》觸動我的,正是導演在瑛雪身上呈現的卑微與倔強,所銘刻的時代經驗。

 連結:《一國雙城》facebook專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