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晚上


3.29

為了向荒謬的遞補機制抗議,我們的代議士和學生被判囚;數日後,挾著中聯辦高姿態介入,小圈子選舉逆民意而行,推疑似地下黨員當特首。歷史的醜角意氣風發,揭開幔幕,正式登場。網上一片沮喪之聲,高呼香港玩完。但哀悼未免來得太早;如果認定我城已死、或輕言移民,如何對得起那些為我們爭取過的同輩和先行者?如何面對那些沒有條件離開、或選擇堅持留下的身影?

其實也許一切必得如此:無這麼醜的主角和低俗戲碼,你或還甘心在台下坐著吃花生;有些我們相信安全的位置一樣可以動搖,是以那些有能力發聲的人,眼見勢頭都不再但求明哲保身。這才是大時代。容得下虛妄和犬儒卻容不下無知和盲目的大時代。

預科時愛了內地先鋒戲劇導演孟京輝的電影處女作《像雞毛一樣飛》。電影的主題是一個憤怒詩人在消費社會追尋名利與理想的故事。拍法很後現代,也拿經典與當代文學來惡搞,尖刻地嘲諷詩人的生存狀態。電影的可貴之處,卻在於它不止於自嘲,而是它的悲涼。主角不是愛情的愛情故事,恍似《巴黎野玫瑰》橋段的光明版,既映襯詩人的失敗,也肯定其價值;情節又借來《浮士德》橋段來戲劇化主角的醒悟與其中詰問:《浮士德》的藍本雖然歷經無數改編,但它傳承的其實是人類對抗自然、追尋生命意義的古典悲劇主題,出賣靈魂予魔鬼並不代表大惡,而是代價。人人都可以出賣靈魂,但浮士德之所以是浮士德並不僅於此。結局主角走在路上獨白:我知道我可能永遠都成不了馬雅可夫斯基那樣的詩人。但我像他一樣剃了個光頭。人必須選擇一種生活並有勇氣堅持下去。

電影主題曲是崔健的「時代的晚上」,loop不爆也穿不透:讓我們銘記理想可以天真廉價;惟獨其中代價,讓我們學懂堅強獨立地追求美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