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條例保障創作?


4.27

達明一派25周年演唱會所帶來的感動,論層次與力量,都是本地樂壇多年少見的,他們徹底演繹甚麼叫不變的前衛。當晚不但一首首新編的經典歌曲演唱令人投入,配合簡潔而futuristic的舞台設計、屏幕上的精彩視覺效果與訊息,呈現出豐富而恰如其份的政治意涵。達明一派成立於我出生之年,要是沒有互聯網帶來的媒體轉換與交流的方便,我恐怕無緣成為達明粉絲,也不會聽到那麼多在世界不同角落傳頌的音樂。

達明有型是永恆事實,但看看謝安琪x周博賢的成功,甚至近來關楚耀的新歌,除了說明不少有心的創作人依然在本地努力使廣東歌發熱發光,也說明在社會矛盾升溫與藝人北上搵銀的現象之間,代表本土的進步異議之聲實在有不能取替的文化市場。我們無權選出管治者,無力改變磨人生活,但至少有流行歌唱出心聲。唱不出也不要緊,有創意的網民自行改歌詞自唱,去年的《天安門前》和數月前的《區選有愧》都令我落淚。

無人反對保障創作者付出,我們也愛笑強國盛產抄襲。那為何公民社會甚至創作人都公開反對是次修訂?

版權受到侵害而招致經濟損失,版權持有人本就可以從民事起訴;現時修訂卻容許律政司越俎代庖作刑事檢控,更沒有就「二次創作」作出清晰豁免,屆時改歌改圖上載社交網站都隨時要負刑責。先是針對遊行示威的政治檢控越趨猖獗,繼而如此,公眾言論自由就逐點喪失於不覺。

有議員引用國際例子,指香港實有責任立法保障版權,因此苦心強調修訂而非反對。但法律觀點不能等同政治判斷,就算是大家常引用的英國,當地就相關條文甚至引伸的社會辯論也要豐富得多(且看衛報過去持續一周的專題)。人類智慧,從來是集體累積。現時修訂只強調監管與刑罰,卻不提公平使用的原則,是窒礙創作多於保障創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