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光


我記得那年六四晚會。我很累。我在台上發言,高呼口號。雖不是第一次在台上但這一年是永遠無法忘記的一年。我忘了我說了甚麼,只記得我的心很累。

然後是跨莊聚。渾渾噩噩唱完會歌拍完大合照吃完那頓飯之後,我獨自走到旺角,受著一種不能排解的驅動,竟去了幫忙支記點算捐款。你在房間的另一端,我們沒有說一句話。數小時後我尾隨你和她離開,目送你們的身影自街道上消失。這時,報販已在疊報紙,我看到蘋果頭版,燭光之海的照片、「20萬人」的大字標題,不知何故,感到悵然若失:我自覺羞恥。這一切何以與我有關。我何以如此在乎你的目光。你到底是誰,而我又是誰,如果從來沒有你,我三年大學光陰會否不再一樣。我解釋不到這份荒唐和造作,我幾乎要笑出來,笑得一臉分不到表情的淚。

如此,三年了。今天我和你都不再一樣。不再義無反顧。也再沒有太多放縱的勇氣與衝動。更重要的是,我再也不須仰賴他人來證明自己。這樣,我彷彿能合理化那段時間的漫長痛苦。

卻依然有揮不去的長久牽掛,銘刻我僅餘的,對自由與甘願被束縛的渴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