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從未結束


6.8

短短一日之間,李旺陽的「自殺」遺容與一星期前的訪問片段在網絡瘋傳,轉載者無不表示悲憤。一個被囚廿二年、長期受虐打折磨而失明失聰、對政權亳無殺傷力的老人,獲得自由不過一年就「被自殺」,這種冷血兇殘的程度,大概足夠向那些聲稱「六四鎮壓是為國家大局著想的權宜之計」的人士狠狠摑一巴掌。對不起,你跟這些「頑固的滋事分子」一樣,性命都僅如草芥而已。六四從未結束,殺戮也從沒停止。

六四是面照妖鏡,照出狼心,也照出那些民運領袖的眾生相。當年「黃雀行動」港人出錢出力冒險營救民運人士,其中有個當年聲稱運動要流血的柴玲,出了國就再婚賺錢,海外民運也不見她蹤影,大概也沒有怎樣想她拋下了的人的悲慘遭遇和隨之而來的道德責任,但大家仍然俾面,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劉曉波照樣邀請她出席;如今,六四死難者沉冤待雪、天安門母親爭取無門、國內維權人士沒一天好過,她就竟然走出來說原諒,大家就明白保守福音派信徒從來都不是人人有本錢做,仍然堅定的王丹和吾爾開希唯有發聲明「割蓆」。

然後看李旺陽。這樣的一個人,直教我們所有人都自覺渺小。難怪負責採訪他的有線記者知道他死訊後泣不成聲。我們只能希望這位記者不要愧疚自責,但李旺陽的死,也令人擔心港媒日後在內地採訪會受到更大的制約。

今星期日下午3時半,遮打花園集合遊行到中聯辦聲討屠夫政權、追究死因真相。有份參與六四晚會的你,更加要來。這是我們最低限度能做、要做的事情。

叛逆的猛士出於人間;他屹立著,洞見一切已改和現有的廢墟和荒墳,記得一切深廣和久遠的苦痛,正視一切重疊淤積的凝血,深知一切已死,方生,將生和未生。」獻給李旺陽,獻給所有無名的猛士,還有我們。

連結:六月飛霜,李旺陽死得冤枉!星期日,萬人遊行尋真相!

 Ger(蔡芷筠)的作品

 小丁的設計(尚有其他可去她的網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