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偉大人物成為化石時…


6.14

執筆之時,是李旺陽義士的「頭七」。這一個星期,很漫長,很沉重。當天早上得知李氏身亡消息,愕然爾後是悲憤;下午又傳來李氏友人趕及拍下的「雙腳著地自縊亡」照片,心裡有衝動要即時做些事情,即時聯絡有類似感覺的朋友,當晚就有了第一次行動,只有十人,都是下班匆匆趕來,有人帶來了蠟燭,李氏的遺容就在忽明忽滅的燭光下晃動,對照一天的黑與中聯辦的冰冷與森嚴,幾乎想哭。然後我們就決定要聯合更多民間力量,翌日宣布搞遊行,時間雖緊迫,大家都覺得不能等。因為他們已在黑暗中等得太久。

多得各方友好和部分良心傳媒的連日報道,短短三天,參與遊行人數竟達2萬5千人,人人手持白花與遺照,臉上一片肅穆。以往年年六四都有人抱怨像年度盛事,期間大眾熱情總是無以為繼,但今年再不一樣。

然而除了感激,內心還是充滿不能排解的歉疚。我們年年高呼「釋放民運人士」,但為甚麼有人在牢獄裡受盡折磨長達22年,我們方才因一個幾分鐘的訪問而知道他的名字?直到他含冤枉死,我們心裡才受重重一擊,啊,還有很多「李旺陽」們,仍然在不見天日的囹圄裡受苦受難。如今那段訪問不忍重溫:一個人歷經如此磨難,除了堅定,還會語氣自若地念及其他受難者、勉勵港人,不出一句惡言,誰有人做到?

如果中國還不至於滅亡,則已往的史實示教過我們,將來的事便要大出於屠殺者的意料之外——這不是一件事的結束,是一件事的開頭。墨寫的謊說,決掩不住血寫的事實。」從來魯迅文字最力的地方,不只在於他鞭撻之深刻,而是在他口中這「民國以來最黑暗一天」,他仍然非常清醒地接著寫:「以上都是空話。筆寫的,有甚麼相干?實彈打出來的卻是青年的血。」對,有甚麼相干?我這才真的落下了淚來。

(標題與文末引文分別來自《華蓋集續編》的〈無花的薔薇〉之一與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