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的力量


6.21

 (片末語:「我們努力戰鬥,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不讓世界改變我們」)

上周有幸優先入場觀看《無聲吶喊》,完場時久不能語。電影改編自紀實小說《熔爐》,講述韓國光州鄉鎮有聾啞學校教職員工性侵、虐待學童的真實事件,而男老師與人權工作者協助受害者的過程中,進一步揭發警方與鄉紳、教會勾結,司法敗壞。此片編導皆出色,電影感強(開首一幕的交叉剪接與攝影已見真章),劇情敘述平實、層次豐富,令人想起同是韓國犯罪片佳作的《殺人回憶》。

我們在男主角身上看到的,恰恰是個會憂柴憂米的凡人,他與教員室內那些對學生被毒打視若無睹的同僚、或是利誘他收手的衣冠楚楚之輩,可能只是當初一念之差。維權女將問他有否後悔,他答不上。他挺身而出,不像荷李活英雄們那樣理所當然:惻隱與正義感有時敵不過生活磨蝕,只有歉疚,至為深刻。電影因此刻意把他和那些維權人士抽離,如宣判一刻,慢鏡拍著他在法庭內逐一凝視痛哭的學童、旁聽席的憤怒臉孔、被告方的歡呼,與埋沒良知的法官與律師;在公祭集會上,他走到正被水炮驅趕的群眾中間,不呼一句口號,只是手執男孩遺照,對著旁觀者不住地唸死者之名:「他不能聽,不能說」,點出英文片名「silenced」的語帶雙關。

電影鞭撻施暴與助紂者,又對弱者同情,調和全片氣氛:男主角母親的態度轉變,與受害男孩祖母接受和解條件,分別刻劃母親的慈悲與哀傷、犧牲與忍辱。一直到片末,我們看到男主角佳節時分在城市中孤身走著,在小鎮的燈箱廣告前頓足。一如當年的灰暗現實,電影裡沒有邪不能勝正,也沒有皆大歡喜,只見落寞。但惟其如此,這直面的力量因而強大:正因不仰賴英雄打救,我們才體認到個體承擔的重量與尊嚴。這書和電影面世後觸發全國運動,迫使政府重審、修例,帶來遲到的公義與改變。荷李活就做不到了。

(P.S. 老師告訴男孩他沒有機會上庭指證,因為他的祖母簽了和解那段對話,非常心酸。老師說不出真相,只能半哄騙說,因為校長和老師乞求寬恕,祖母原諒了他們。男孩馬上痛哭崩潰,說,他們殺死了弟弟!他們沒有乞求我!我沒有原諒他們!非常應景地,想起柴玲。這是成年人世界的悲哀與失敗。但編導借用女主角憐憫的目光,去同情地理解老祖母的選擇:兒子長年臥病在床、媳婦出走、孫子殘障,一個老人,無望地支撐著這個貧苦家庭,尊嚴何等奢侈--就算不是因為錢,大概她也不太知道發生在孫兒身上的,是何等的殘酷與可怖。女主角只能站在家門外望向正在勞動中的老祖母,她無法代替這個苟延殘存的家說甚麼公道話。一個鏡頭的切換,讓我們明白落在這些人身上的命運,正義是那樣無奈地遙不可及。)

連結(詳盡特輯,還有訪問小說《熔爐》女作者片段!):台灣公視新聞專輯:韓電影"熔爐" 效應 修法保障身障者

廣告

直面的力量”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無聲吶喊》 | 走了那麼遠,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