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希臘,其實……


6.28

自問從來進入不到球迷的世界。然而上周六世界盃希臘對德國的「歐債大戰」賽事,我竟然頭一回打開網上直播,也不懂去形容這種「鋤強扶弱」的心理,只好感嘆足球民族主義的強大。

時間推前一星期,希臘重新舉行選舉,當晚全世界由午夜開始為選舉結果緊守以待,結果也符合預期,case closed。唔拖冧全世界就得啦。一般香港人的簡化討論更令人納悶:欠債還錢天公地道。那個激進派領袖反對緊縮不負責任……

除了古文明遺產和安哲羅普洛斯的電影為人稱道,我對希臘從來談不上有特別興趣,希臘過去一個世紀的歷史也充滿不光彩的事蹟。但一場歐債危機,令不少希臘人生計陷入困境,很多公職人員至今已超過大半年無酬勞動。對一般民眾來說,加入歐元區後推高通脹已經「蝕底」,如今更要「硬食」政府混帳所帶來的惡果,又承受外界部分保守派指責希臘人不事生產,確實令人同情。

歐債問題固然複雜,誰也提不出更好的解決方案,歷史案例也不見得起得上甚麼參照作用。但至少,在作出論斷之前,不妨繞過保守派論述去看看問題的另一面。Paul Krugman在上星期紐約時報的專欄裡,乾脆惹火地以「Greece as victim」為題,指出為危機負責的應是以德國為首的歐盟發達國家以及其失誤的貨幣政策。文章並非為希臘「平反」,相反,文章雖同意希臘國家財政管理確實一塌糊塗,卻引用數據佐證,反駁很多坊間常見指責實非希臘固有問題。希臘的低競爭力,除了出在其產業結構限制,其實也直接與加入歐元區後的熱錢流入推高生活成本與物價有關。文章因而指出禍端實非希臘「洗腳唔抹腳」,而是歐元區缺乏一個集中、有效的管治單位,去適時發揮調節與補救的功能,最終令泡沫「越谷越大」。

是誰之過可能沒有答案,但希臘民眾是代罪羊就錯不了。

連結:The New York Times – Paul Krugman: Greece as victim

What’s wrong with the Greeks and the Greek Economic Crisis? (附新聞片段與評論)

張翠容三篇談希臘:充滿詩句的希臘 危機中的人文風景: 從西班牙到希臘 跨越邊界的永恆旅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