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可以(不)愛她


7.12

幾個月前《情迷夢露七天》(My Week with Marilyn)上映,當時正好被原著日記的題材所吸引,心想也不急,就先看完書再看電影。原著作者歌連(Colin Clark)當時初出茅廬挾名門父母關係得以在片場為導演當跑腿,以日誌記下了參與《遊龍戲鳳》(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製作期間的大小日常,還有電影主要落墨的短暫露水緣。雖然出色的電影改編必須簡化部分文字敘述細節,然而電影除了演員可觀,實在拍得平庸。

原著寫夢露動人,寫拍攝過程初嘗演藝世界的得與失也細膩而不失幽默,然而電影主調變成了純情少男與荷李活女神的浪漫奇緣,歌連的刻薄與醒目都沒有了,因而也拍不到他的成長,拍不到他除了對夢露的脆弱和掙扎有慈悲,卻又無比清醒地知道她不由得其他人拯救。

電影更將夢露與歌連以外的人物片面化。先是將她識於微時的經理人(Milton Greene,亦是著名攝影師)貶成勢利之徒,羅倫士奧利花(Laurence Olivier)和慧雲李(Vivien Leigh)兩位20世紀偉大演員的塑造,淪為過氣中年遲暮醋婦,教粉絲情可以堪。扮演前者的演員雖然出色,但劇本限制下頓成騎呢配角,更不要提那些為定型而強行加插的莎劇對白。事實上,原著正是由經理人和奧利花的口中道出紙醉金迷的荷李活工業背後的黑暗與銅臭,也勾劃了重要的語境:1956年前後是戰後新生代的崛起,迎來的大眾文化的流行,傳統英國高級藝術的光環漸褪。這解釋了夢露何以希望透過合拍此片來轉型成真正演員,也解釋了她和英國專業班底的隔閡與矛盾。

現實中,奧利花和大部分劇組人員都被夢露的不專業惹毛,電影把問題簡化成表演手法之異,又虛構夢露體面地回到片廠道歉、到酒吧與男主角告別的結局,我相信這是編導對女神的善意,畢竟現實已成歷史。導演在序言說這部電影是給失落的英倫文化的情書,我不質疑這份真誠,但也許正如原著歌連回答夢露是否愛她:「我卻不知如何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