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刻寫歷史


7.19

中學時代最美好的回憶之一,是參與學校中樂團表演和比賽。但那時想學想做的事畢竟太多,並沒有認真學好,高中後便重投西樂懷抱,學單簧管至高考。但我對民族音樂的熱情從沒消退,也是那時開始當上香港中樂團的粉絲。

我不肯定中樂交響化是否唯一出路,年前大師級偶像黃安源離開中樂團,也令我的忠誠打了幾分折扣,但香港中樂團多年來努力推動中樂普及化、培養演奏家和改革傳統樂器,令人鼓掌。上周五去了香港中樂團《郭雅志的吹管世界II》音樂會,令人重拾久違的感動。

對上一次看《郭雅志的吹管世界I》已是幾年前。郭雅志將活芯引入傳統嗩吶,改革後的嗩吶不但更富表現力,音色也更加瑰麗而不失粗獷獨特,比流行色士風的俗氣與人工的音色動聽,相信能改變常人眼中吵耳的殯儀「D打」偏見;而郭雅志個人的演奏風格與台型也令人著迷。近年達明一派的粉絲自然也記得他,黃耀明更擔任今次音樂會的特別嘉賓,與中樂團合作表演了《天問》、《四季歌》與《一個人在途上》,兩位樂壇型男跨界同台,演出令人叫絕。

近年聽中樂,確實多了一種複雜的感受。雖說藝術和政治不好混為一談,但文化收編卻從來都是政治的。單是現時中樂團編制的樂器,有一半都非中原產物。一黨專政下,國家慶典都有少數民族音樂與演奏家充當代言人鼓吹「民族團結」粉飾太平,令人心酸不忍;同時大西北卻因為漢人過度開發而變成荒漠化、污染重災區,當地文化受威脅,西藏更每月都有僧人在絕望中自焚殉道。但音樂無用麼?固然不是:它還是以強大而溫柔的方式為我們謹記,所謂「中華民族」文化從來都銘刻著多元而不同的臉孔與歷史。我相信到了那一天,這些音樂仍能令我們有力量去用另一種超然的形式,想像甚麼是我們的國家與歷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